肖根•暗黑世界6

第6章  

预警:

*肖根暗黑破坏神AU,OOC会很严重,请注意。

*超多私设,请注意。

*装备的参数可能有变动。

-----

Shaw严肃起来:“你真的决定了?”

卡夏:“嗯,我们不能让她继续召唤饥饿死尸大军了,我们得杀掉她。”

Shaw:“好,我会去做。”

卡夏:“你要小心,最好多找几个队友,你知道,不论是毕须博须或者血鸟,它们都是有一大堆手下的。”

Shaw点点头:“我知道了。”

卡夏满意的带着一大盒曲奇饼干走了。

Root立刻挂在Shaw的身上:“血鸟是什么?看你们都很慎重的样子。”

Shaw皱眉挣脱:“血鸟是原本卡夏的副手,罗格雇佣兵的一员,安达利尔的大军攻陷僧院后,她自愿留下断后……在她死后,安达利尔把她的尸体改造成了一只暗金怪,她擅长火箭,还能召唤饥饿死尸,那是僵尸的进阶怪,她现在就和她的饥饿死尸军团驻扎在冰冷之原的埋骨之地,每天都亵渎那些死者的尸体,把他们转换成怪物,这威胁日渐临近,卡夏终于做出决定了。”

Root:“所以我们要去对付她?卡夏怎么不派自己手下的罗格雇佣兵去做?”

Shaw:“自从血鸟出事后,卡夏对她手下的佣兵更加维护,她不会在没把握的时候派自己的手下去送死。”

Root生气:“所以就派你去送死?”

Shaw微笑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不会死的,她知道这一点。”

Root:“嗯?”

Shaw自信的笑道:“我非常非常的幸运,就算无法杀死血鸟,我也不会死,这才是她请我去的主要原因。”

Root不明白Shaw的迷之自信从哪儿来,但她决定亲自看着她:“我和你一起去,Sweetie。”

Shaw皱皱眉:“谢谢,但是…你今天…哪里不对?”

Root笑容甜美:“怎么了?甜心。”

Shaw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你今天好像哪里不对劲,对了,不要乱叫那些。”

Root:“可是我就是想这样叫你呢,honey。”

Shaw:“……,你到底是怎么了?”

Root露出富含深意的笑容:“我想要一些东西。”

Shaw很疑惑:“你想要什么?”

敲门声。

Shaw迅速的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小窗看了看,特伦特·拉塞尔,异端审判所的审判长。Shaw迅速转过身的对root:“你藏起来,快点!”

Root:“嗯?”

Shaw:“快!”

Root疑惑的起身藏在了厨房里。

Shaw打开门,特伦特走了进来。

Shaw:“您好,拉塞尔阁下。”

拉塞尔(表情严肃):“Shaw。”

Shaw:“请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Root在厨房里偷偷探出头,偷看。Shaw瞪了她一眼,她缩回头。

拉塞尔:“我听说了你的事情,Shaw。为什么你要和法师组队?你知道异端审判所一直欢迎你的加入,只要你加入,我立刻就派六个10级圣骑士供你调遣。”

Shaw:“感谢您的好意,阁下,但我想要成为更加强大的强者,而不是冒用天使们的威名到处对付转职者法师和德鲁伊,实力一般,心灵也不够强大的审判者,我不会加入审判所的,对不起。”

虽然只看到侧脸,但是已经足够root认出这个人,仇人。Root捏起拳头。

拉塞尔:“你不是也很厌恶那些法师吗?怎么和你师傅赫什似得看不到那些异端带来的威胁!对了,你那个队友呢?在这里吗?”他左右张望。Root迅速缩回头。

Shaw:“我厌恶的是死灵法师,她不在,你不用管她,她没有什么威胁。”

拉塞尔深深看着她:“我希望那是真的,Shaw,不要忘记天使们的光辉时刻照耀着你,如果你改变主意,来找我。”(这里的圣骑士信的神实际上是天使。)

Shaw:“好。”

拉塞尔走了。

Shaw再次关门,root走了出来。

Root皱着眉头问道:“刚才那是?”

Shaw看了她一眼,疑惑于她似乎恢复了“正常”状态:“特伦特·拉塞尔,异端审判所的审判长,你见到他要躲着点儿,他很强大,而且杀异端不眨眼。”

Root:“异端?”

Shaw:“严格来说只有恶魔才算是需要杀死的异端,但他比较偏激,他认为所有法师、德鲁伊、死灵法师、刺客以及所有异见者、他信者都是异端,如果在周围没有其它转职者的情况下被他撞见了,他会杀掉这些人。”

Root:“那你怎么看?关于这几种职业。”

Shaw无所谓的拿起桌上的曲奇开始吃:“就是职业,虽然我的仇人是死灵法师,我也不喜欢他们,但是除了我的仇人,我也不会主动去杀死其他的死灵法师,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

Root微笑起来:“很好,那么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关于血鸟和毕须博须的问题了,Sweetie。”

Shaw皱眉:“你又怎么了?我打算再找两、三个队友一起,先灭了毕须博须,再收拾血鸟。”

Root笑眯眯的:“没事啊,但你不需要队友,Sameen,你有我就够了。”

Shaw:“你不明白,血鸟的速度超级快,而且擅长召唤,我们需要一个德鲁伊或者一个亚马逊,最好都有才能稳妥的对付她,我自己虽然不在意生死,但是root,我不能让你冒险,毕竟你救过我的命,不是吗?”

Root撒娇般的捉着Shaw的胳膊晃动:“我也喜欢冒险啊!就你和我,我们不找别人,好不好?”

Shaw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好吧,别晃了,root。”

Root一把抱住:“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Shaw奋力挣扎,内心:天哪,这家伙今天到底在发什么疯?

终于挣脱出来的Shaw:“root,我要送你先去阿卡拉那里,我自己要去采购下次冒险所需要的东西。”

Root:“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吗?Sameen?”

Shaw:“下次吧,最近拉塞尔在营地,我不太想让他看到你。你在阿卡拉修女那里等我,会很安全的,阿卡拉修女庇护一切正常的转职者。”

Root撇撇嘴:“好吧,你要快些回来,我会想你的,Sweetie。”

Shaw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把她带到阿卡拉的小帐篷。

阿卡拉露出迷之微笑:“Shaw,今天来是准备给你的小女朋友挑一根法杖吗?”

Shaw翻了个白眼:“no,你休想把你附魔失败的次品法杖高价卖给我们,另外,她只是个队友。”

“哦?可是我听说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你以前的临时队友可没在你家住过。”阿卡拉继续微笑着调侃道。

Shaw:“你在哪听说的?谁的嘴巴这么大!她没有住处,我只是临时收留她,临时!”

阿卡拉一脸不相信:“好吧,你今天来这有什么事?”

Shaw:“拉塞尔来营地了。”

“哦~”阿卡拉明白过来:“他去找你了?你担心他对你的小女朋友下手。”

Shaw的白眼翻出天际:“都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总之她先在你这儿待一会儿。”

阿卡拉:“放心吧,Shaw,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小女朋友的。”

Shaw只当听不见,大步走出帐篷。

-----

全程微笑安静看着的root:“你好,阿卡拉女士。”

阿卡拉:“你好,愿伟大之眼庇佑你,root女士。”

Root:“谢谢,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阿卡拉:“是的,你喜欢Shaw,没人能不喜欢她,她太过耀眼了,但是显然你的喜欢是不同的,对吗?伟大之眼的意志是给予你适度的帮助,我刚才已经尽力了。”

Root:“嗯,我现在想了解一下你的信仰,伟大之眼是什么?圣骑士团体难道不会排斥和打击你们吗?你的信息渠道显然十分的畅通,你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

阿卡拉:“我的信息来自于伟大之眼,那是我所信仰的神明,是全知之神,虽然许多法师并不相信它的存在,但是它仍然使我们和法师公会建立了复杂的联系,圣骑士们的实力并不足以对抗法师公会,而我们盲眼修女会是法师公会的盟友。”

Root:“告诉我更多关于伟大之眼的信息,我很有兴趣。”

阿卡拉:“我是通过固定的仪式沟通伟大之眼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你得去见法师公会的会长,老Harry。”

Root转转眼珠:“他的名字是Harry Potter?”

阿卡拉愣了一下:“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是Harold finch。”

Root:“额,只是觉得那更像一个魔法师的名字。”

Root和阿卡拉愉快的聊天中……

Shaw开始进行全面的采购,干肉,蔬菜,面粉,水,火把,帐篷(为root买的),毛皮铺盖,药水等。之后又去转职者的交易集市出售了这次历练带回来的装备(两人都用不上的那种),之后又在集市上挑挑拣拣,补充了药水和卷轴等消耗品,才回返。

Root和阿卡拉仍然在愉快的聊天中……

阿卡拉:“Shaw这孩子从小就爱吃肉,如果营地一天没供肉,她就会自己想办法去得到。在她小时候,还收拾不了她最喜欢的牛,她就会自己偷偷的‘追杀’营地里养的鸡,但她那是还小,又不是很快,也不是很敏捷,虽然比同龄的孩子有力些,但也基本上捉不住那些拼命逃命的小白鸡,我现在还能想起她追着那些鸡到处跑的样子,每次都把那些鸡吓的屁滚尿流的,都学会低飞啦。”

Root:“那太可爱了,但是Shaw一直都没有捉住过鸡吗?”

阿卡拉:“不是,后来她就自行领悟了投掷精通了,一块石头飞过去就把鸡打晕啦,有一阵子营地的鸡都快被她消灭光了,后来卡夏可没少为这事和营地的养鸡人道歉。还有啊,关于营地的牛……”

Shaw打开帐篷的门帘,气愤道:“阿卡拉奶奶!你又在和别人说我小时候的事!”

阿卡拉:“天哪!我说过多上次了,不要叫我奶奶!要叫我姐姐啊。”

Shaw一头黑线:“卡夏和你一样,我到底叫谁姐姐?”Shaw说完就一把拉住root:“我们回去了。”

Root轻轻挣扎并微笑道:“可是……我还没听完关于牛的故事呢,Sweetie。”

Shaw大怒把她的双手都攥住,强行拽出帐篷:“故事没有了,我们快回去。”

Root一边被拖走一边还不忘和阿卡拉约定:“那我下次再来听故事啊。”

阿卡拉:“哎,我每天都在这儿。”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