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暗黑世界5

第5章  

预警:

*肖根暗黑破坏神AU,OOC可能会很严重,请注意。

*超多私设,请注意。

*装备的参数可能有变动。

-----

半个小时后Shaw站起身,递给root一个回城卷轴:“我们回去吧。”

Root眨眨眼睛:“我们走回去吧,可以省下回城卷的钱,两个200金,可以买很多药剂了。”

Shaw:“我不差这点儿,而且我们的装备耐久度都不够了,持家好太太阁下。”

Root的脸色微微泛红:“好吧,你是队长。”

罗格营地。

Shaw直接带着root直接去了西北角,阿卡拉的小帐篷,这位盲眼的修女实际上非常富有,但她一直过着苦修式的生活。

Shaw:“你好,阿卡拉女士,这是我的队友root。”

阿卡拉:“哦,我们的小冰山终于选定了一位正式队友了?是位女士?”

Root:“你好,我是root。”

Shaw:“这是尸体发火的头。”递出蓝色僵尸头。

阿卡拉:“root?你好。10级的?看来你的实力进步快的出乎意料。”

阿卡拉伸手拍了拍root和Shaw的肩膀:“你们两个现在可以离开鲜血荒地了,这是一点小礼物。”

又郑重的对Shaw道:“Shaw,离开了这里,就是怪物的势力范围了,你要小心谨慎,我知道你急于提升实力,但要谨记如果你死了,就没有人会为你的家人报仇了。我仍然建议你再寻找几个合适的队友才出发去历练。”

Shaw:“我知道了。”

Root微笑:“放心吧,我会保护她的。”

Shaw转头瞪了她一眼:“我,会,保护,你,的。”

阿卡拉露出慈祥的笑容:“好了,去休息吧。”

Root和Shaw钻出阿卡拉的小帐篷向着Shaw的房子走去。

Root:“刚才阿卡拉女士拍过我的肩膀后,我就多出了一个技能点,那就是她所说的小礼物吗?”

Shaw:“是的,我也多了。”

Root:“其他人杀尸体发火也能得到这种奖励?”

Shaw:“不,只有我。和你。”

Root:“感觉我好像掉到宝藏洞穴里了呢!”

Shaw:“你是的。我们先去找恰西,修理一下装备,然后我带你去放松一下。”

Root愣了一小下,以前在兄弟会如果有人这么说,通常意味着是去某种风月场所,但她觉得Shaw肯定不是这意思,难道只是去普通的酒吧喝酒?

两人在街上走着,一群孩子匆忙的跑过来,其中一个撞在root怀里,root扶起她,在孩子离开后,暗暗将手中多出的信封收到物品栏。

恰西的铁匠铺开在营地的西北角,经营各种长短兵器、铠甲头盔、手套靴子等装备,当然还有装备维修等服务。

恰西是个金发美女,高、强壮、身材好。营地很多人都猜测她有野蛮人的血统,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围裙,双手带着隔热手套,Shaw和root来时她正在打造兵器。

Shaw:“恰西,我有些装备需要你修理一下。”然后取出所有的装备,放在恰西的工作台上,又看了root一眼,root也把装备放下了。

恰西检查了一下这些装备:“这么多,而且耐久都消耗的很严重,我至少需要7天才能全部修好。”

Shaw:“那我七天后再来取。”

恰西:“嗯,老规矩。”

Shaw丢给她两颗碎裂的钻石,走了。Root乖乖的跟在身后,走出相当远才道:“你和恰西有过节?”

Shaw:“没有。我们关系很好,为什么那么问?”

Root:“我感觉你迫不及待的要离开她那里。”

Shaw沉默了一会儿:“她和我一样年纪,但她身高一米九,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Root:“额…,明白了。”

Shaw:“不说这个,我带你去酒吧放松一下。”

Root:“你要去酒吧?沉沦之血吗?”

Shaw:“当然不,沉沦之血看起来是最大的,但绝不是最好的,我带你去另一家。”

心灵之眼,这是一家门面不大的酒吧,但走进去就看到内部装潢的很讲究,而且空间其实很大,这是空间魔法的威力,在一间小房子里重叠空间使内部的空间比外部大的多。虽然现在才下午4点,但这里已经有不少年轻冒险者在喝酒,大厅里有一个女性吟游诗人正在唱歌,唱的大概是某个英雄的故事,气氛很热烈。

这里没有穿着暴露的女招待,也没有跳脱衣舞的舞女什么的,在这儿喝酒的冒险者都是面孔稚嫩的年轻转职者,他们的眼睛都闪着亮光,而不像那些老油条一样晦暗,他们或者专心听着音乐,或者轻声交谈,有些在下棋。角落的一块牌子上写着“楼上有清净雅座,欢迎喜好安静的法师们”,显然这家酒馆还有专为法师所准备的,设有隔音结界的安静之地。

Shaw大步走到吧台前,丢下一摞金币,对里面的调酒师说:“这位是我的同伴root,她的一切消费算我的。”

调酒师打量了一下root:“您好,尊贵的法师阁下,请问你想喝点什么?”

Shaw向root介绍道:“这里有整个罗格营地最好的果酒。”

Root愣了一下:“那么,就苹果酒好了。”

吧台后面有两个柜子,一个放满了各种果酒和果汁,另一个放着各种小点心、甜甜圈、糖果之类的,调酒师非常自然的端出一杯热牛奶和一杯金色的苹果酒,分别递给Shaw和root,又从后面的柜子里拿了两份小蛋糕放在她们面前。

Shaw在root万分惊讶的目光中喝了一口牛奶,并开始吃小蛋糕:“怎么了?”

Root:“你…喝牛奶?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果酒?你说的放松一下就是指来这里喝牛奶?”

Shaw眨了眨眼睛,单纯的道:“是啊,牛奶有助于长个子,你在我家住的那天,你喝了果酒,至于放松,楼上有几个专为法师提供的房间,那里刻了些上古的魔法阵,据说在里面休息有助于法师快速恢复精力和法力,放松精神什么的。”

Root喝了一口手中的苹果酒,味道果然棒极了:“但是你可以回家喝牛奶,这里不是很贵吗?”

Shaw:“嗯,我是来吃蛋糕的,这的小蛋糕做的超赞,而且这里所有东西的价格都不算最贵的,至少和沉沦之血比是这样。”

Root转头看了大厅中间的吟游诗人一眼,她的声音宛转悠扬,但root真的对故事不感冒:“好吧,Shaw,我要出去办点私事,你玩够了就回家。”

Shaw目不转睛的盯着正飙高音的吟游诗人,丢给她一枚钥匙:“好的,你办完自己回来好了,你能找到路,对吧?”

“对。”Root把苹果酒一饮而尽,走出了心灵之眼酒吧。回头看了一眼,仍然为这种菜鸟集中营居然能有这么多客人感到吃惊。

Root慢慢的在街上走着,观察着所有的建筑,很快她在一栋建筑的角落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倒三角符号,root沿着标记走过去,几栋房子之后又有另一个,root一直跟随标记走到一家门面破败的小酒馆。Root看看四下无人,掏出黑色蒙面巾带上,又在外面披上一层斗篷,并带上一个法师的兜帽;她掀开黑色的门帘,走进去。

这里看起来就是一家无人光顾的破败酒馆,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酒保正在擦着吧台。

root走到吧台前,看着酒保,低声:“我需要一杯黄金之血。”

酒保:“没有这种酒,阁下。”

Root阴沉着脸,低声:“沉默是金,伙计”

酒保:“金从何来?”

Root的脸色更黑了:“从血中来,伙计。我要进去。”

酒保默默的看看四周,扳动了吧台下的一个开关,吧台左侧的一个酒柜缓缓的自动打开了,是一个隐蔽的暗门。Root进去,酒保又把这个酒柜推上。

Root走过一条长长的小巷,两侧和天花板都是石质的墙面,侧面墙壁上每隔几米有油灯照明,一直走了一刻钟,root推开一扇门,瞬间被巨大的喧嚣和吵闹声震动的耳朵发麻。

这是一个地下的酒吧,经营一些转职者联盟不准许经营的东西,比如奴隶,比如混入烈酒中的毒品,比如地下生死斗,当然这儿还有很多其它的东西。

大厅里的气氛热烈的近乎疯狂,左侧的一个巨大的铁笼里面有两个近乎全裸的奴隶正在做生死决斗,右侧的高台上,三五个舞女正在跳脱衣舞,不远的另一个高台上则是三五个舞男也在跳;root戴好法师兜帽,小心的走过疯狂的人群,来到吧台前。

一个穿着黑色皮甲的男人坐在那儿,正在慢慢喝着烈酒。

Root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把一张印着血色手印的信纸丢给他,低声:“什么事?凯西。”

凯西收起来:“兄弟会需要你,root。”

Root:“少和我胡扯,我已经退出兄弟会了。”

凯西:“哈,你真的这么天真?你明白你永远不能逃避过去,过去总会来找你。”

Root掏出一把匕首插在吧台上:“我相信兄弟会并不知道我在这里,我走时销毁了所有关于我的资料,认识我的人也没几个活着的了,你找我究竟干什么?”

凯西:“别激动,好吗?我只是想帮你,我才刚来这里,听说了你和宝藏圣骑士组队了?怎么还没下手?我帮你,你把所得分我一份,怎么样?”

Root:“别想,我已经和她成为了正式的转职者,我们会先历练一阵子,然后像其它转职者一样,以驱除恶魔,重建世界为目标。我已经决定了,凯西,看在我以前曾经是你战友、救过你的份上,别惹我。”

凯西:“你疯了?你不知道她是个圣骑士?你告诉她你是什么了吗?你说了吗?你是个德鲁伊!你是个怪物!可能你现在还没觉醒,但你知道,你终有一天会觉醒!你会当着她的面变成一只狼、一只熊或者其它什么动物!你会变成一只野兽!你觉得她到时候会怎么对你?她绝对绝对会立刻宰了你!我才是你真正的队友!”

Root反驳:“我问过她了,她说她不是那种圣骑士,她说她不讨厌德鲁伊。”

凯西:“那些圣骑士有多虚伪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她?你喜欢她了?醒醒吧!如果她知道了你曾经做过的事,如果她知道了你真正的身份,她、会、杀、你!”

Root:“不,她不会,她需要我,我得走了,别再来找我。”

凯西一把拉住她的手:“我—我需要你!root,我要退出需要至少一百万金,我没有那么多,求你了!你只要在她的水中下点禁锢之毒,让她暂时不能用法力,也没有体力。我杀了她之后,我们搜索她的房子,拿走她全部的财产,对半分,你就需要做这么点儿事,你知道我没有你也能做到的,我只是想和你一起。”

Root看着他:“你说的对,没有我你也能做到,但如果我们要做这个,我们需要一个私密点儿的地方做个周密计划。”

凯西大喜过望:“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的,做完这一票,我就可以退出兄弟会,我们可以远走高飞,双宿双栖,我带你去我住的旅馆。”他拉着root迅速从另一个出口走出去。

凯西带着root来到一家小旅馆,一楼左室,他的房间。Root全程没有掀开她的兜帽,凯西关好门,拉好窗帘,root弹弹手指设下一个静音结界。

凯西:“你能把这个奇怪的法师兜帽摘下来吗?扮法师上瘾了?”

Root摘下帽子,凯西看到她还带着黑色蒙面巾:“你可真是谨慎,又不是要去进行刺杀任务。”

Root摘下面巾,露出魅惑的微笑:“计划就我们两个人?”

凯西咽了咽口水:“对,人越少,分钱的也越少,你懂的。如果不是一直喜欢你,我不会带你一起的,我自己就能搞定她。”

Root微笑点点头:“我身上没有毒药,你准备了吗?”

凯西:“在柜子里,我去拿。”

凯西一边转身走向床边的柜子,一边道:“这是我花了大价钱买的,可以禁锢转职者的体力和法力1小时,你只要让她喝下去……”

Root抽出自己常用的匕首,从他身后悄悄的靠过去,左手捂住凯西的嘴巴,右手迅速使出一个完美的割喉,一股鲜血飞溅而出,洒在对面的墙壁上,凯西爆出了些金币,常用的装备一件都没出现。Root失望的摊摊手,慢慢的把凯西的尸体放在地下,开始快速搜索房间,找到禁锢之毒一小瓶,金币3000枚。Root把凯西的尸体收到物品栏里,戴好蒙面巾和兜帽,走出小旅馆。

鲜血荒地。

Root来到一个小小的沉沦魔营地附近,把凯西的尸体放下,微笑着说:“凯西,我本来可没打算杀你,但你太不识好歹了,我也没办法,话说你怎么也不把你常用的金色装备爆出一两件来给我。”

Root用匕首划破凯西的身体,血污横流。Root迅速离开一些距离,在树后看着沉沦魔把凯西的尸体捡走,放在它们的大锅里,开始吃,才转身悄悄地回到罗格营地。

半夜2点,root悄悄地回到Shaw的房子,用钥匙开门,走进屋子,桌上放着一杯牛奶,盘子里有几个苹果,root看了看,然后洗澡,悄悄地上到二楼,二楼中间的房间是Shaw的卧室,从里面锁住了,但这难不倒root,作为大贼,root的开锁技能绝对是神级的,她轻易的弄开了锁,轻轻的打开门,就看见了侧躺在双人大床上的Shaw。

月光透过窗子落在Shaw的脸上,Shaw看起来是如此的美好。

Root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她的脸,低声自言自语:“你会杀我吗?你不会的,是不是?我相信你不会。”

Shaw睡得很熟,轻轻地打着小呼噜,root转了转眼珠,喃喃道:“我决定了,我要得到你。”

root钻进被窝,轻轻的抱住Shaw,闭上眼睛。

次日一早。

Shaw看着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root:“……root!为什么你在我床上?”

Root揉揉眼睛:“嗯……,可能我半夜回来走错房间了?”

Shaw:“我的房间在二楼你在一楼,你怎么能走错到我这儿来?而且我睡觉之前把卧室门上锁了!”

Root眨眨眼:“我也不知道哎!”

Shaw怒气冲冲的瞪着root,root笑眯眯的看着她,Shaw终于无法继续下去:“你出去!”

Root:“我还要再睡一会儿,你知道睡眠对法师来说超级重要的,你去做饭吧,你答应我要给我做饭一辈子的。”

Shaw又爆发新一波的怒气:“我没有说过什么一辈子的鬼话!”

Root:“可是你说会给我做饭时也没有限定什么期限啊,我自行理解那就是永远了!”

Shaw:“我不是那个意思!”

Root:“好吧好吧,总之我要继续睡,你应该去做饭。”

Shaw怒冲冲的瞪着她,root干脆的闭上眼睛侧过身装睡了,Shaw瞪了半天,强行忍住给她一拳的冲动站起来,去厨房做饭了,root慢慢的翘起嘴角。

早餐过后,Shaw和root迎来了一位客人,卡夏。

如果说阿卡拉是罗格营地的精神领袖,卡夏就是实际的领导者,她控制着整个罗格营地所有的雇佣兵,这些罗格弓箭手们虽然只能使用亚马逊三系技能中的弓和十字弩系,但这丝毫不影响她们的强大。

卡夏穿着锁链甲,头戴红头巾,身后还有一件红色的短披风,脚踏长靴,还是颇为英姿飒爽的,如果不看年纪的话。

Shaw烤了非常好吃的曲奇,很酥脆,可能原料里掺了果汁,还有水果的香甜味,Shaw还泡了果茶,于是卡夏坐在椅子上毫不客气的一边吃喝,一边说:“Shaw,我听说你快离开营地了?”

Shaw:“是的,卡夏姑姑。”

卡夏:“天——哪!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姑姑,要叫我姐姐啊!”

Shaw:“……。”

Root:“???”

Shaw:“你到底有什么事?”

卡夏:“以你的级别,我猜你下一个目标是冰冷之原的沉沦魔头目,毕须博须,对吧?”

Shaw:“是,据说它的爆率不错,而且没什么人去打。”

卡夏:“以你现在的实力,你没有绝对的把握对付它的沉沦魔和沉沦巫师大军,你知道它既能复活沉沦魔也能复活巫师,对吧?”

Shaw:“对,但我们不能等一切都稳妥再去办,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我现在有队友了。”

卡夏看了一眼root:“既然如此,我要你顺便帮我去做件事,会按照雇佣转职者的通行准则给你酬劳的。”

Shaw:“你想让我做什么?”

卡夏:“杀死血鸟。”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29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