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暗黑世界4

第4章  

预警:

*肖根暗黑破坏神AU,OOC可能会很严重,请注意。

*超多私设,请注意。

*装备的参数可能有变动。

-----

早上起来的时候,外面的沉沦魔和巫师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巨大野兽吃掉了,就连每一滴血迹都被蜘蛛、老鼠之流舔舐一空,什么都没有留下。

Shaw和root在幽暗的洞穴中前进着,这个洞穴中有不少僵尸,这是亲切的本土怪物,暗黑大陆受到地狱侵袭后自行生成的,不像沉沦魔这种来自地狱的魔怪,僵尸相当的亲切,那意思是指的僵尸行动慢,血皮只比沉沦魔略厚,物理攻击,经验值高,而且很笨。

Shaw和root轻松的用远距离攻击一边清理洞穴中的僵尸,一边聊天。

Root:“根据这里的怪物等级来看,这里尸体发火很可能是10级的暗金boss。”

Shaw:“我们小心些,清理好周边所有的小怪再想办法,尸体发火毕竟是个僵尸,行动慢的弱点可以充分利用,只要我们做好准备,一定能成。”

Root耸耸肩:“你是队长。”

Shaw掷出手中的飞斧,飞斧砍在20米外僵尸的脖子上,僵尸伸着手慢慢的走过来。

Root举举法杖,一个火弹飞过去,砸在僵尸的头上,僵尸的头沿着被飞斧砍中的地方掉下来。

两人清理好这群僵尸,正要休整一下,忽然从洞穴的深处冲出一只巨大野兽,这种怪物也算是本土怪,是由野兽变异成的,长的有些类似猩猩,身高3米以上,上半身特别巨大,下半身萎缩的怪物,特别有力。

Shaw举盾挡住,然后在这只巨大野兽攻击的间隙使出一记盾击,root迅速跟进一记冰弹,延缓了疯狂的用粗壮双臂猛砸Shaw的盾牌的巨大野兽。Shaw顶住攻击,不时趁着攻击的间隙出剑还击,但是由于巨大野兽实在太大了,也刺不中要害,Shaw一时之间就和这只巨大野兽僵持住了。

这是root的机会,现在Shaw无暇去喝药水,root可以帮助Shaw解决掉巨大野兽,也可以帮巨大野兽解决掉Shaw。

Root攥紧了法杖,蓄力。

Shaw头也没回的叫支援:“root!”

7、8个火球一股脑的擦过Shaw的布甲,撞在巨大野兽的腹部,巨大野兽的腹部被洞穿了,它哀嚎一声倒下。

Shaw松了口气,补了一匕首,巨大野兽爆出一堆金币。

Shaw一边对使用巨大野兽使用寻找药剂,一边问:“刚才怎么了?”

Root:“快没法力了,我在想要怎么组合法术才能一击杀。”

Shaw丢过去几瓶轻型法力药剂:“以后不用考虑一击杀,我会补刀的,你要相信我。”

Root点头:“好。”

Shaw和root在洞窟内行进了5天,期间Shaw和root又先后各升了一级,root暗暗地把技能点加在熊人变化上。Shaw则加在了牺牲上。牺牲是圣骑士的技能,能够增加攻击的准确性和伤害,但以降低生命为代价。Shaw把暗金布甲换成了一件金色的镶嵌甲,因为暗金布甲的耐久度不够了。

Shaw和root终于在一个岔路后面大的洞窟里发现了尸体发火,这个小boss就是两人此行的目标,Shaw靠近到十几米以内观察了一下,回来后道:“尸体发火,暗金怪,10级,周围有16只9级精英怪僵尸,我们得先把精英引出来一部分,杀掉。”

Root:“你来?”

Shaw眯着眼睛笑了笑:“当然。”

Root盯着她的笑容,微微出神。

Shaw来到岔路口,丢出一把飞刀,正中边缘的一只精英僵尸的头,僵尸低吟一声,慢慢吞吞的走了过来,Shaw和root一边后退一边耐心的引诱着,直到僵尸拐过弯来,离开了尸体发火的视线,Shaw才冲上前去,盾击、重击,Shaw反复运用这两项技能,为了避免被听到,root也改为使用冰弹作为支援(火弹的声音更大)。僵尸很快倒下,root和Shaw再次重复这个过程,直到尸体发火身边只剩下5只僵尸,这只笨笨的暗金boss终于发现了情况不妙,它用比其它僵尸快一点儿的速度向着这边走过来,Shaw递给root一瓶小紫瓶,道:“记住和僵尸作战的第一要领,别被抓住。”

Root点头。

Shaw一摆头:“我们上!”

Shaw冲上去对准僵尸发火的头就是一记盾击,趁着僵尸发火僵晕在那儿的时候奔向离他最远的精英僵尸,盾击、重击、牺牲、双手挥击,root及时的追加上一串火弹,精英倒下了。Shaw举盾挡住两只精英僵尸的攻击(另外两只离得远),且战且退,不时还击,root站在20米之外,不停地发射火弹,击中攻击Shaw身前两只僵尸中的一只,很快它倒下了,Shaw和root再次集火攻击另一只,当另一只也倒下之后,尸体发火终于带着最后两只小弟来到了Shaw的身前。浑身蓝色的尸体发火低沉的嚎叫了一声,一爪子拍在Shaw的新月小盾上,一道电弧传导过来,打的Shaw几乎拿不住手中的盾牌。幽灵一击(+100%物理伤害,+66随机元素最小伤害,+100随机元素最大伤害,+100%攻击频率,+20%火焰、冰冻、闪电抗性),这是尸体发火的固有属性,有鉴于怪物每过10级的坎儿也会增加一条属性,这家伙很可能还有其它的能力,Shaw只能在心中暗暗期望那不是魔法抵抗。

然而当这只尸体发火硬抗了Shaw和root的6轮攻击都没死的时候,Shaw就明白这绝对是皮肤硬化了。

Shaw无奈的对root:“先杀小怪,我能顶着!”

Root开始转而攻击尸体发火身边的精英僵尸,Shaw一边尽量快速的后退,一边躲闪和抵挡着尸体发火和另一个小怪的攻击,而被root攻击的精英僵尸则转头朝着root的方向慢慢走过去。

Root很快搞定了这只精英僵尸,又引走了尸体发火身边的另一只,Shaw的新月小盾的耐久度在尸体发火的攻击下直线下滑,Shaw不得不把它收起来,以免它变成一面白色的‘破损的小圆盾’,由于新月小盾的属性有+10体力和精力,所以卸下的瞬间Shaw几乎感到一阵腿软,瞬间被抽走体力和精力使Shaw面色发青,Shaw艰难的抽出另一面金色的备用小盾牌,狼狈的勉强抵挡着尸体发火。

Root很快又搞定了另一只精英僵尸,灌下一瓶轻型法力药剂,立刻施展了一串火弹射到尸体发火的身上,尸体发火怒吼一声,转身像root的方向‘快步’走去,Shaw松了一口气,立刻喝下一瓶小紫瓶,深吸了一口气,换上副武器(血红新月弯刀和牙齿手斧),快速跟上尸体发火,在它背后使用双手挥击,每次都砍向它的脖子。同时root一边施法一边后退,火弹像连起来般一串串的砸在尸体发火的头上,中间偶尔夹杂着冰弹以延缓尸体发火的速度,root可以移动施法,那是大多数新手法师做不到的,很多新手法师只有站定不动才能施法,而root不是,这让她们的战术可以更加的灵活。

Shaw连续不断的使用双手挥击,一旦她的法力恢复一点儿,她则会立即使用重击和牺牲,搭配双手挥击,带给尸体发火加倍的伤害。

显然尸体发火会衡量谁给它造成的伤害更大,它会在Shaw造成了较大伤害后转身来攻击Shaw,这时Shaw就会举盾硬抗,偶尔试图使用盾击眩晕尸体发火,但是尸体发火的等级高出她太多了,成功眩晕它的几率很小。

Root会加大法术输出,很快尸体发火会回头来再次试图攻击root,两人用这种类似放风筝的方式打了两个小时,尸体发火终于不甘的低嚎一声,倒下,爆出一地装备和金币。

Root累的坐下来,Shaw艰难的收拾了战利品,从所有尸体上寻找药剂,然后用斧头剁掉尸体发火的头,收到物品栏里,准备交给阿卡拉作为完成任务的凭证。

Shaw也觉得疲惫不堪,她勉强走到root身边,坐下来,静静恢复着完全干涸的体力。

Shaw和root还没坐上一分钟,两个转职者从拐角处走出来,一个是梳着金发马尾的女转职者,她手里拿着弓箭,背后背着标枪,看起来是个亚马逊;她的同伴是个死灵法师,男的,很年轻,有着死灵法师的共同特点,面目阴沉,白发,腐臭味,他身后跟着4个骷髅兵。

Shaw立刻掏出两瓶小紫瓶,一瓶递给root,另一瓶自己灌下去,root也立刻喝了。

金发亚马逊:“别紧张,我是玛蒂娜,这是我的同伴兰伯特,”她看看地上尸体发火蓝色的无头死尸:“看来你们已经杀了它,我们能作为一队回去吗?我可以付钱。”

阿卡拉所承认的小队最多人数为7人,也就是说如果两支3人小队联合杀死了一只尸体发火并声称他们是一起的,阿卡拉也会承认他们每个人都有资格离开鲜血荒地。所以有些小队在击杀后会贩卖这种资格,玛蒂娜的要求并不十分过分。

Root看向Shaw。

Shaw站起来:“我不喜欢死灵法师,你们走吧。”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Shaw会拒绝。

玛蒂娜:“不能谈谈价格吗?”

Shaw紧盯着兰伯特,缓缓摇头。Root支着法杖站起来,站在Shaw的身后。

兰伯特得意又自信:“那没办法了,刚好冒险者的骨架更强壮,我可以弄两个更强的骷髅兵了。”邪恶的目光落在root身上,又道:“也许能做个骷髅法师也说不定。”

玛蒂娜张弓搭箭,箭支一支接一支的射向Shaw,她完全没机会掏出卷轴之类的,兰伯特则指挥4只骷髅围上来。

Shaw硬顶着箭矢跨前一步:“这是我的事,你没必要陪我送葬,你可以现在回城,我会尽力拖延。”

Root惊异于自己几乎没用什么时间就做出了决定:“我留下来和你一起战斗。”

Shaw点点头:“谢谢,我会记住这个。”

Root站在她身后露出微笑,举起法杖:“我们还是老计划。”

老计划是对付沉沦魔和沉沦巫师的方案,先解决巫师,然后一切都容易了。

Shaw点点头,左手举盾,顶住玛蒂娜的攻击,右手掏出一把金色的飞斧就掷向兰伯特,兰伯特狼狈的向左边躲开,正赶上root的一记冰弹。兰伯特行动迟缓的用白骨法术射出两枚牙作为还击,root身手灵活的轻松躲过,并一边向兰伯特逼近一边用火弹压制他,兰伯特显然还不能做到移动施法,他迅速的后退,并让四个围向Shaw的骷髅兵回到自己身前,替他挡着火弹,一个骷髅在root的连珠火弹中瞬间报废,变成一堆碎骨。兰伯特勉强集中精神,魔杖指向一具精英丧尸的尸体,显然他打算补充上那个骷髅兵,然而…毫无反应。Root用更加猛烈的攻击击碎了第二个骷髅,兰伯特惊慌失措,马上又用魔杖指指另一具精英丧尸的尸体,然而…依然毫无反应。

Root已经接近他十米以内。兰伯特这时彻底慌了,忙又发射了两枚牙,root依然轻松闪过,继续一边用激烈的攻势猛攻,一边快速逼近。

另一边,Shaw一边举盾尽量挡住玛蒂娜快速射出的箭矢,一边把右手换上瑞克萨特的挽歌,这是Shaw目前使用的武器里攻击最高的,虽然耐久也不多了,但是Shaw相信撑过这次没问题。

Shaw快速冲向玛蒂娜,玛蒂娜一边后退一边向Shaw射出多重箭,中间夹杂着冰箭和火箭。箭矢像雨一样射过来,Shaw干脆只挡火箭和冰箭,任由那些普通的箭矢射过来,大部分她都躲过了,但还是有两只箭插在镶嵌甲上。Shaw狂嗥一声,用更快地速度冲向玛蒂娜,由于Shaw表现的太过于凶猛,玛蒂娜不敢和她硬碰,她立刻采取了回避战术,快速的跑掉了,Shaw追上去,玛蒂娜一边跑,一边偶尔忽然给Shaw两箭,采用了游斗战术,Shaw尝试过追不上之后,立刻放弃了玛蒂娜,继续像兰伯特掷出飞斧。

这边Root已经接近兰伯特5米之内,并且和Shaw的飞斧共同击碎了另外两只骷髅,兰伯特大惊失色,再次射出两枚牙,root闪过之后还以棍击(她也实在没有法力了),兰伯特急迫的抽出淬毒匕首就朝root捅了过去,root下意识的就一记虎击打落了他的匕首,然后一棍抽过去,兰伯特被抽翻在地,玛蒂娜转而射向root,Shaw也同时冲过去举盾挡住,root继续用法杖(法杖是根短棍)殴打着兰伯特,显然以法杖的物理伤害,root一时之间也杀不了兰伯特,但她的法力正在恢复。

兰伯特毫无还手之力,他的心智和技巧都没达到能在伤痛中施法的程度。玛蒂娜无奈之下抽出背后的标枪蓄力向Shaw掷出一记剧毒投枪。Shaw勉强挡住,玛蒂娜转身就跑,Shaw显然没明白玛蒂娜是抛弃了队友,还以为她又要游斗,就在原地没动。玛蒂娜拐过转角就扯开回城卷轴,跑了。

Root很快恢复了3点法力,近距离一记冰弹射进兰伯特脑子。兰伯特倒在地上,血和脑浆慢慢的流出来,Shaw丢给root一瓶小紫瓶,自己提盾执剑,大步走向转角,root喝掉小紫瓶,目光就落在她的背心上。

Shaw转过转角,又回返:“她逃走了。”

Root看着她放下法杖:“我们也回去?”

Shaw慢慢的坐在地上:“先歇一会儿。”

Root:“你今天为什么拒绝他们?”

Shaw:“我真的不喜欢死灵法师。”

Root:“为什么?”

Shaw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他们这些转职者,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停地和各种怪物争斗、厮杀、拼命,你认为是什么让他们没有精神崩溃,没有疯掉,还好好地生活着呢?”

Root疑惑于话题的转变:“是…什么?”

Shaw:“是家人。他们战斗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人,为了让他们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了让他们的孩子活在没有怪物的世界里,他们奋斗,并且没有崩溃。”

Root:“所以?”

Shaw:“我没有家人。他们都被杀死了。死灵法师做的。我七岁的时候,一个24级以上的死灵法师路过我的村庄,他带走了村里所有的活人。”Shaw慢慢转过头:“我认为我的心从那时起就死了,我是一个只想要复仇的鬼魂,我不会崩溃,因为我早已经坏了,我没有痛苦、不会悲伤、难以感知到恐惧,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我活着的目的就是报仇。”

Root看着面无表情的Shaw:“哇哦,看来我们的共同点比我想象的要多呢!”

Shaw自顾自的说下去:“我是一个身负着灭村破族之仇的人,但要报仇,我需要队友。我、需要、你,root。”

Root看着她:“那我凭什么帮你呢?”

Shaw想了想:“我可以雇你,你知道我很富,对吧?”

Root挑挑眉:“我也没有那么缺钱,你还有其它不喜欢的职业吗?”

Shaw:“没有,我还可以做饭给你吃,我知道你喜欢我做的食物。”

Root:“哦,那倒有点儿吸引力,圣骑士不是都憎恨德鲁伊吗?”

Shaw开始有点儿不耐烦:“我说过我不是正统的圣骑士,事实上,我还有点喜欢那些亲近自然的家伙,你究竟答不答应?”

Root看着她不耐烦时也很完美的脸:“sure,Shaw,但你得记住你欠我一次。”root指了指兰伯特的死尸。

Shaw扯扯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会很快找到机会还给你的。”

Root:“也许有一天,我也会需要你帮我报仇呢!”

Shaw翘起嘴角:“你帮我我就帮你,我们在一起会很愉快的。”

Root微笑:“我很高兴你这么说,我们走着看。”

未完待续。

昨天没有更,对不起::>_<::。最近可能很难做到日更了::>_<::。

评论 ( 27 )
热度 ( 2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