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暗黑世界1

第1章  

预警:

*肖根暗黑破坏神AU,OOC可能会很严重,请注意。

*超多私设,请注意。

*这里设定德鲁伊、亚马逊、野蛮人都是种族,但这些种族的人可以转职其他职业学其他职业的技能。

*装备的参数可能有变动。

-----

这里是暗黑大陆,一块荒凉的版图,一块被饥饿、恶魔、恐惧支配着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战争、苦难与死亡的世界,绝望之地。

这个世界由于不知道多久之前地狱的入侵,在某种奇异的规则下变成了现在的鬼样子;人类分为两种,平民,和转职者,只有转职者和怪物们爆出的武器才能对那些怪物造成伤害,而平民即使有反抗的勇气,见到怪物也只能逃跑,他们不破防。

罗格营地是暗黑大陆的转职者联盟从平民中选拔转职者,制造新血的地方。每年的固定的时候盲眼修女会将会为所有5-20岁的孩子和年轻人免费尝试进行转职,有天赋的人自然能够开启技能树和物品栏成为转职者,而没有成功的可以等下一年,一直到20岁,之后会被认为没有天分而被要求干脆做个平民或者雇佣兵。雇佣兵是半转职者,天分不够却向往成为英雄的人往往会选择成为雇佣兵,追随自己崇拜的英雄转职者,一起与恶魔战斗。当然了,如果非常有钱,即使过了年龄,也可花费每次5000金的价格请盲眼修女会的修女帮忙反复尝试,世界的规则只允许这里的人类一年尝试一次,但还是有些人在20岁之后大器晚成的。

这块大陆实际上是分为三大阵营的,分别是:“天堂的信徒们”阵营、“地狱的追随者”阵营和“天堂地狱都滚回去,这疙瘩是俺们人类的地方,人类要自理” 阵营。

Shaw是一个幸运儿,虽然她很早就成了孤儿,但是却从来都没挨过饿,这在暗黑大陆的孤儿身上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么Shaw究竟有多幸运呢?在这个罗格营地里,大多是新人们使用的是粗糙的手斧、劣质的木棒、损坏的匕首之类的武器。穿的是破碎的皮甲,布甲,带着损坏的帽子,劣质的皮手套、损坏的皮靴,谁都没有任何首饰的时候,Shaw已经全身金装,有戒指,有项链,还有小护身符。Shaw是一个野蛮人,但她选择了圣骑士作为自己的职业,她能够使用两个职业的技能,这在暗黑大陆上也是很少见的。

Shaw才5级,年16岁,所有新人和旧人都想和她交朋友,但她的性情一直很冷漠,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人们都叫她“罗格营地的微型药剂提供者”、“蓝色装备出产者”、“十字弓弹和箭矢的制造者”、“白色装备的批发商”、“移动的宝库”。

Root是个真正的倒霉蛋儿,她也是个孤儿,但她挨过饿也受过冻,她出身于一个名叫Groves德鲁伊种族,在5岁时亲眼看着那些伪神的信徒、混蛋的圣骑士们打着“清除邪恶的狼人”的旗号灭了自己的种族,root从此成了一个流浪的孤儿,并小心的伪装自己德鲁伊的身份,混迹在普通的人类孤儿中;8岁时被一个名叫Hanna的女法师看中,认为她有魔法的天分,带回一个名叫毕夏普法师协会的小协会教导(不是法师公会,是私人性质的小组织),法师们是不信神的,然而德克萨斯这个南方小地方的圣骑士势力相当大,11岁时这个毕夏普法师协会也被神的信徒们抹平了,root被Hanna法师藏在地下室里再次躲过一劫,并亲眼看着亦姐亦母的Hanna法师被圣骑士们砍成碎块。12岁时,她加入了血色兄弟会,自己改名叫root;这是一个刺客组织,属于“人类自理”阵营,收养和训练孤儿成为刺客和盗贼,免费帮所有20岁一下的成员每年尝试转职一次,代价是20岁或者转职之前偷到的东西要上交组织一半。如果成员转职了,或者20岁了,可以选择加入或者离开,但是如果选择离开就只能带走自己的装备和100金,其他的财富都要留给组织。

Root今年21岁,是个7级转职者,虽然她13岁就转职成功了,职业是法师,但多年的刺客训练仍然让她能用很少的几个刺客的技能;在血色兄弟会并没有太多机会出去杀怪练级,她一直执行着兄弟会指派下来的偷窃和刺杀任务,直到她认为她的技能已经十分娴熟,是离开的时候了。她十分明白,要报仇,首先要变得足够强大。Root离开了德克萨斯的血色兄弟会,踏上了前往东方的路,第一站,新手的试炼之地,罗格营地。

转职者们都是很富的,相对于平民而言,这是一个破碎的武器都可以卖出几十金币的世界,平民们还在用着银币和铜币进行交易,所以转职者基本不会饿肚子。转职者是贫穷的,在一个随随便便附加一两个垃圾属性的蓝色装备都能卖上1000+金币的世界,转职者们为了能在和恶魔们作战时更安全,不得不大量消耗金币来武装自己,但武装的程度永远不够,转职者的金币也永远不够。

Root走进了传说中的罗格营地,这儿不像传说的那样,只是个营地,这儿是个颇大的城镇,至少比root小时候住过的小城要大得多,城南是转职者的地方,这里基本没有平民,而城北则是平民们的聚居的,转职者一般不来。root来到城南转职者的交易市场,开始出售路上打到的几件白装,之后去了罗格营地最大的酒吧兼旅馆,沉沦之血。Root身上只有330个金币,对于一个冒险者而言,无疑太少了。Root决定先弄点钱。

Root坐在酒吧的吧台前,要了一杯最便宜的麦酒,一边慢慢喝着,一边竖着她听力过人的耳朵收集着信息。整个酒吧,上到5层,下到地下室,所有细微的声音都在她耳中和脑中过滤着。

在这片暗黑大陆上,最受欢迎的转职者是法师,当然圣骑士们自认为是他们;其次是亚马逊、野蛮人,亚马逊高傲,在分战利品是不屑于争抢,野蛮人豪爽,不争,还能寻找到珍贵的药剂,所以很受欢迎,其次是德鲁伊和刺客,德鲁伊能够召唤动物帮手,沟通自然,其实也很受欢迎,但圣骑士们不喜欢德鲁伊,认为他们是半人半怪物,虽然碍于人类的统一战线不得不接受他们的存在,但是有些狂信徒还是会私下偷袭德鲁伊的村落,这在暗黑大陆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刺客不受欢迎则是因为人们对她们的曲解,人们总是认为她们会偷东西并把她们和小偷混为一谈,血色兄弟会在这其中倒有不少功劳。死灵法师无疑是最不受平民和转职者欢迎的,哪怕他们能召唤出一支死灵军团,在战斗时非常有用,但能够忍受身边的队友总是拎着一颗腐烂的人头、周身环绕着白骨装甲的人是不多的,嗯,非常少。野外危险,转职者们经常会组成小队战斗,通常一个小队如果有圣骑士,则没有德鲁伊和死灵法师,反之亦然。

Root很快听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

留小辫子的野蛮人:“你听说了吗?那个号称移动的宝藏库,人形金币喷泉的圣骑士Sameen·Shaw要找队友去邪恶洞窟了。”

大嘴巴的圣骑士:“是吗?和她组队好处多多啊,就她那爆率,我回来就能换成一整套蓝装了!”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我去问问。”

刺青脸的野蛮人一巴掌把他拍的坐回座位:“得了吧,人家不要圣骑士、野蛮人、亚马逊,人家要法师,法师懂吗?看看人家,还带挑职业的,再看咱们,有人组就满意了。”

大嘴巴的圣骑士颓丧的坐下:“她真说了只要法师?法师可是很少的啊,圣骑士不好吗?”

刺青脸的野蛮人诡异的摆出哀怨的神情:“人家说一定要法师,再不然偏向元素系的德鲁伊也行,擅长元素陷阱之类的刺客也可以,就是不要圣骑士和野蛮人。”

大嘴巴的圣骑士喝醉了,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哪有德鲁伊?这儿哪有德鲁伊?”

留小辫子的野蛮人:“低级的刺客都精熟武艺,谁会去先点陷阱系的技能啊!”

Root翘起嘴角,从包裹内抽出多年来一直留存的、Hanna留下来的短棍,整理一下蓝色布甲和白色靴子,起身走出酒馆,来到了偷听到的、Shaw的住处。

Shaw的住处称得上是富丽堂皇,相对于破败的平民区和普通的职业者家属区来说。

Root站在门外,看着大量颓丧脸走出来的刺客和寥寥几个德鲁伊,大门敞开着,root想了想,直接走进去。

Shaw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直说你擅长什么,别废话。”

Root看着Shaw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他们可没说宝藏圣骑士是个女的,还有一张这么完美的脸。

Root:“如你所见,我是个法师,7级。并且我非常擅长元素法术,不论是冰系、火系和闪电系,我都很擅长。”

Shaw眯着眼睛看着她,忽然伸出手:“给我看看你的法杖。”

Root稍微犹豫了一下,递过去。转职者没办法抢走或偷走对方的装备,除非杀死对方,爆出来,就像杀死怪物一样。但可以骗走,只要对方肯给,root就没少干过这事儿,主要是在血色兄弟会期间执行任务时做的。这根法杖虽然有些价值,但root更看重的是这是Hanna留给自己的东西,如果失去了,root估计自己绝对会试着杀掉眼前的小圣骑士,看能不能爆出来。

Shaw接过短棍看了起来:“+3充能弹2温暖1火弹?倒也勉强。”把法杖丢回给root:“全身的装备都脱下来给我看。”

Root接回法杖,感到很尴尬,虽然装备里面还是有正常的衣服的,但她这种说话方式真的很令人尴尬;root还是把身上的装备都脱下来递给她看,反正都是普通的东西,也没什么纪念价值。

Shaw看着手中尖刺的布甲(攻击者受到伤害1)、白色手套、白色骷髅帽、白色饰带、白色靴子叹了口气:“你是今天来的唯一一个法师。居然除了这个跟白装没区别的布甲外都是白色装备?”

Root脸红了:“靴子。”

Shaw愣了一下,又看一眼靴子:“靴子怎么了?是白色的啊。”

Root:“是超强的的皮靴。”

Shaw:“……有区别吗?总之,看在没有别的法师的份上,就是你了,明早和我一起去邪恶洞窟,掉落谁打的怪就是谁的,合作攻击怪物的掉落5:5分成,如何?”Shaw把装备全都扔回给她。

Root手忙脚乱的接住:“当然了,那个……”

Shaw:“嗯?”

Root:“我看你这房子挺大的,一定有客房吧?要不我今晚就在这住,方便明天一早就一起出发。”

Shaw疑惑:“旅馆没有空房间了?”

Root嘟起嘴:“旅馆一晚上要50金呢!购买一瓶微型治疗药剂了,我不想被宰,平民区的人又不敢留转职者寄宿。”

Shaw看了她半天:“住一层左边的客房,不准吃我厨房里的牛排,其他随便。”转身上了二楼。

Root笑起来,心想:看起来冷漠实际上还蛮好说话的嘛,可不是哪个冒险者都会随便留一个比自己高两级的冒险者在家里的,杀人越货什么的也是常常发生的。

Root走进左边的客房,看起来非常干净,root放下心,又走进厨房,案板上放着一大块新鲜的牛肉,正是最好的部分,root犹豫一下,没敢挑战Shaw的底线。打开一旁的木质橱柜居然看到了苹果和梨,root立刻拿了两个苹果,感动的想流泪。暗黑大陆上水果是真正的贵价品,平民全部都种地或者养殖,根本不需要买卖粮食,所以卖给转职者的粮食都很贵,而且由于环境越来越不好,产出水果的果园也很少,所以1金一个的苹果,root是真的很久没吃过了。Root吃了一个苹果才反应过来,再次打开橱柜,这次看到了奶酪,面包,酒,一大盘熟猪肉以及一些糖果,先前的注意力完全被苹果所吸引,没注意到这些正常的食物。Root毫不客气的切了些奶酪和肉,夹在面包里,又倒了一杯酒,尝了尝,不确定这是什么水果酿成的,但一定是某种果酒。一个小时后,酒足饭饱的root在客房陷入了甜蜜的梦中,没忘记睡觉之前给自己的房间布置了一层静电立场,这是root一直以来的习惯,防止偷袭。

未完待续。

点梗的暗黑破坏神,估计会发展成长篇,作者痛哭流涕中……

评论 ( 36 )
热度 ( 24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