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47

第四十七章 天材地宝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这里是本章不知道虐还是不虐的预警,请做好心理准备。

-----2016年A月B+207日 下午1点30分—

唐人街,白氏中药行。

许道长对一位颇为优雅的女士介绍道:“这位是Shaw女士。”

对Shaw:“这是我夫人。”

女士瞪了他一眼:“Shaw?你好,你叫我白女士就行了。”

Shaw:“白女士,这是root,请为她看看吧。”

白女士上下打量了root几眼,又为她号过脉,道:“root女士的病理论上来说我可以治,心脏病不是问题。”

Shaw:“实际上呢?什么是问题?”

白女士:“实际上,她太虚弱了,弱到一定程度了,也就是所谓的虚不受补,我认为那些普通的药材不能给她用,需要用一些药性温和的天材地宝温养身体,配以治疗心脏病的药就能治好她;问题是“药性温和的天材地宝”实在不好找,且不说那些东西价格昂贵,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天材地宝留存了。”

Finch走进来:“无论多贵,我们都能买得起,Shaw,请不要杀Billy先生。”

Shaw转身看着他,眯起眼睛:“finch?为什么那么说?”

Finch:“在你们走后不久,我们收到了Billy先生的号码,他没得罪任何人,也不打算行凶,TM示意我,你正准备杀掉他。”

Shaw冲着finch挤出一个相当狰狞的笑容:“我没有。”

Finch被吓呆了。

Shaw转回身对白女士:“那么有钱就能救活她吗?”

白女士:“问题是,那些天才地宝现在有钱也买不到,我相信就算把全世界现存的都弄来,也是不够的。”

Shaw:“那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没办法了?”

白女士:“只能先一边治疗,一边收集了,她的病太重,耽误不得。现在你拿出来吧。”

Shaw:“拿出什么?钱?finch。”

Finch连忙掏出一张卡,小声:“哦,刷我的卡。”

白女士:“不是,钱不急。你身上的药材,拿出来吧,我现在就叫我妹妹去煎了。”

Shaw(迷惑):“我身上没有药材,root的药都在她身上和轮椅上的小袋子里。”

白女士:“不可能。我闻到了,你身上的药香,你至少随身带着一件宝物级的药材,你舍不得?”

Shaw(认真):“真的没有,我没什么舍不得的,如果我有,什么都可以。”

白女士上下打量她:“我可能明白了,你和我去内室,我们得私下聊聊。”

Shaw皱皱眉,对finch:“看好root,如果我出来时没看见她……”顿了顿“Reese死定了。”

Finch也愣了愣,点头:“好好,我们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Shaw拍了拍root的肩膀,顺便把几颗微粒落在上面:“乖乖的在这儿等着我。”

Root悄悄转头看向finch,小声:“Harry,糟了。”

Finch也压低声音:“怎么了?”

Root:“我先前为了让Shaw死心,告诉她我要嫁给Billy,Shaw好像是信了。”

Finch着急:“所以你必须要让Shaw女士打消杀掉Billy先生的意图。”

Root:“我担忧的不是这个,是因为,我貌似现在能治好了,而Shaw很可能生我气了,怎么办?”

Finch愠怒:“你担心的这个呀!Billy先生的命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是不是?”

Root低声:“哎呀!小点儿声,我只要和Shaw解释一下,Shaw就不会杀他了,Shaw生我气了这件事才是当务之急!要是我好了,她不肯娶我了,怎么办?”

Finch看着自顾自担忧的root,忽然感觉心很累。

----- --------

内室。

Shaw:“有什么要说的?”

白女士:“我能看看你的手吗?”

Shaw伸出手。

白女士从身后抽出一把匕首,刺上去,Shaw瞬间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收起手部的战甲,以掩藏她的力量。

锋利的匕首把手心划出一道血口,Shaw的血液散发着某种诱人的甜香,伤口迅速结疤、愈合。Shaw的身上有香味,Shaw自己是闻不到的,嗅觉适应性的习惯性忽略。

Shaw抽回手:“你干什么?”

白女士捡起地上的血痂,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你就是我们需要的天材地宝,你朋友有救了,如果你舍得的话。”

Shaw:“你的意思是?”

白女士:“你的身体富含丰富的能量,性质温和,正是合适的药材,辅以一些合适的辅药,我有把握治好她。如果你愿意以自己的身体、血肉、内脏等作为主药的话。”

Shaw:“我当然可以,但这真的是医术?总感觉像巫术,黑巫的那种。”

白女士:“当然,中药里本来就有用动物的某部分作为材料的先例,这是很正常的,比如说:鹿茸、鹿鞭、虎骨、牛黄、麝香、熊胆、熊掌、蛇胆。再比如说,中药本来也有把人身上的某部分制成药材的先例,比如:血余炭、紫河车。”

Shaw一边听,一边拿出手机开始查,最后:“别说了,你们太可怕了。”

白女士:“那你是……不同意?”

Shaw:“不,我同意,只要能救她,要什么我都肯给。但是,不要告诉她这件事,我担心她觉得恶心。”

白女士:“当然、当然。”

Shaw:“那么以后每天,我来这里,让你取‘药’,然后在这里煮好,我再带走。”

白女士:“好。”

Shaw转过身:“那就这样吧,我出去了。”

白女士:“你和root女士,其实不只是普通的朋友吧?”

Shaw顿住,没回头:“你想说什么?”

白女士:“我觉得没人会为了一个普通朋友付出这么多,也许你应该让她知道,你应该试着学会争取。”

Shaw:“多谢良言,但还是不要告诉她这件事,至于争取……我会的……我当然会的。”

Shaw慢慢露出一个颇为邪恶的笑容,然后收起来,面无表情的走出内室。

Finch:“Shaw?”

Root:“Sameen?”

Shaw:“没事了,白医生说她能治好你,药材也有渠道取得了,我现在带你回家。”

Shaw轻轻的推动轮椅,走出中药行之前,留给finch一句:“finch,你去找白医生付钱。”

Finch微笑起来:“好的。”心想着root能好,大概就不会死人了,可以交过钱回去放松的休息一下。

Shaw推着root走出门,把她抱上车,又把轮椅放在车子里,发动了车子:“我们回家。”

Shaw开车开的又快又稳,Root在后座上试探着轻声道:“那个……我们得谈谈。”

Shaw面无表情:“无论你想谈什么,root,说吧。”

Root:“我之前,是骗你的,我不喜欢Billy,我那个时候……只是……想给你自由。”

Shaw通过车中间的后视镜白了她一眼:“我是自由的,一直都是。”

Root小心的观察她,但没看出什么来,正在犹豫间,Shaw开口了:“所以,那个视频是假的?”

Root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说假话,否则被拆穿的后果可能更糟:“不是,但我那时就是随便撩撩,你明白的,我其实对他没意思。”

Shaw维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我知道了。”心里暗下决定:“Billy必须死!”

Root:“所以,你是原谅我了吗?”

车子在root的豪华别墅门口停下。

Shaw转过头,给她一个甜美的笑容。Root立刻被迷住了,也笑起来盯着看。

Shaw又冲她挑挑眉:“想得美,今晚我睡客房。”

Root被打击的很难过,低下头。

Shaw把车子开进车库,取下轮椅,把root抱上去,准备推她回去。

Root抓住Shaw的衣襟,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不要睡客房,你如果不抱着我睡,我的心脏病可能会发作。”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Shaw心想。然而还是不敢冒险:“好吧好吧,抱你睡,但我可没原谅你啊。”

Root松开手,任她推起轮椅,得意洋洋的说:“我会让你原谅我的,Sweetie,而且不会太久,相信我。”

Shaw翻了个白眼,把她推进屋。

未完待续。

评论 ( 18 )
热度 ( 28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