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44

第四十四章 怒火攻心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这里是本章应该很虐的预警,请做好心理准备。

-----2016年A月B+184日 早8点55分—

TM为Root准备了新身份,护照上写着Samantha·Root·Groves这个名字,还有近乎无限的资金以及超级豪华的别墅,那里面有多台高功能超级电脑的电脑室,还有大型武器库和地下靶场,在root又为地下冷库和酒窖添置了不少牛排和烈酒之后,Shaw也‘勉强’入住了。

Root和TM包办了所有的程序,准备先进行订婚派对。

虽然Shaw表现的好像很不上心,但还拉着root一起来到sin的新实验室。

Sin:“那个,你们今天来是?”

Shaw黑着脸,一副我不高兴的表情:“我能……吗?”

Sin一脑门问号:“什么?”

Shaw转过身对root:“你转过去。”

Root也很疑惑的转过身,背对着她们。

Shaw超级低音:“我能在我的余生中拥有你的女儿吗?”

Sin(没听清):“什么?你说什么?”

Root转过身一把抱住Shaw:“哦,Sweetie,你能为我做这个我太高兴了!”

Shaw白了她一眼,酝酿一下,比刚才稍大一点儿的声音:“我能在我的余生中拥有你的女儿吗?”

Sin(震惊中……)

Root在Shaw的怀里眯着眼睛威胁的对sin做口型:“say Yes。”

Sin无奈又痛苦的道:“Yes。”

Shaw:“好,我们明天的订婚派对,你可以来。”

Sin尴尬的笑着点头,内心:我被我女儿威胁了!还被迫答应把她给别人!我还被一个二轴邀请参加我自己女儿的订婚仪式!天哪!让我死吧!

-----2016年A月B+185日 晚8点00分—

Root的豪华别墅。

Finch(尴尬):“我今天非常荣幸在这里主持并举行Sameen·Shaw和Samantha·Root·Groves的订婚仪式……”

Sin的部分(几乎是抢过话筒):“现在让她们互相交换信物……”

Shaw看起来不太情愿的递出一把贝雷塔Nano:“这是我最喜欢的(枪),你要好好对她。”

Root笑意深深:“我会的。”

Shaw:“好吧,你要给我什么?”

Root:“我全部都是你的,宝贝儿。”

Shaw:“……你在和我开玩笑?”

Root打开一个心形的小盒子,取出钻戒:“那不是玩笑,Sweetie,我的心只属于你。”

然后为Shaw带上闪耀的钻戒。

Shaw的耳朵红了,任她带上,低声:“说道就要做到。”

Root:“absolutely。”

----- ---------

宴会中。

Root(呼吸急促):“我从没敢梦想过我们能有这一天,就像个最美的梦境,Shaw,你能明白我的感觉吗?”

Shaw:“当然,就像是一场模拟中的某些部分,美好的很不真实。”

Root愣了愣:“你仍然以为这是模拟?”

Shaw:“没有,模拟里的你可没胆子这样空手套白狼。”

Root:“哦,我想这是个夸奖。”

同一张桌子上正在吃吃吃的Fusco的内心:闪瞎。

正在享受着窖藏美酒的Reese内心:闪。

Finch正忙于应付sin的“谈话”。

Sin正拼命向finch表明自己才是那个应该在婚礼上牵着root的手走上前,将她交给Shaw的人。

晚11点。

宴会已经结束,宾客已经尽散。

Root倚在“曾让来参观的Harold只看了一眼就又羞又怕立刻逃走的”豪华浴室门口,道:“Sameen,我要去洗澡了哦!”

仍然在收拾派对后狼藉的房间的Shaw:“所以?”

Root:“欢迎进来,欢迎偷看,欢迎一起!”

Shaw:“……。”

五分钟后。

Shaw还没有整理好狼藉的房间,但是root自己进去了浴室,居然连续5分钟都没出言调戏她,这是一件异常事件。

Shaw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进浴室。

Root一丝不挂的倒在地上,香皂和毛巾也仍在一边。

Shaw立刻跑过去,检查root的情况。

有呼吸,脉搏超快,颈静脉怒张,面部紫绀。

Shaw迅速取了一片硝酸异山梨酯片给root放在舌下。随后动作轻柔的将她抱起来,平稳的走出浴室,放在床上。

Root很快醒了,试图起身:“我怎么了?”

Shaw制止了她的任何动作,为她穿好宽松的衣服,道:“别动,你刚才应该是心脏病发作导致的休克,我现在带你去医院,让专业的医生为你检查一下。”

Root:“哦,Sweetie,我真高兴你这么关心我,但我没事……”

Shaw用一个轻吻阻止她:“尽量少说话,避免消耗体力,我们这就走。”

Shaw用轻柔的公主抱抱起root,走出别墅,把她放在车里。

Shaw开车又快又稳,很快到了纽约综合医院。

----- ---------

纽约综合医院。

经过了全面的检查后。

Madeleine·Enright①面色沉重的对Shaw:“Shaw女士,你妻子的情况很不好。”

Shaw:“直说吧,到底有多严重。”

Madeleine:“全心衰,心功能Ⅳ级,严重扩心病,全新增大,心脏射血量10%。心跳每分钟150-210,你也是医生,我想你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换心,她可能只有3-5年的时间了;如果换心,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她很可能连手术台都撑不下来。”

Shaw慢慢的闭上眼睛,第一次流露出忧伤的神情。

Root推开病房的门走出来,看到这种情形,柔声道:“Shaw。”

Shaw张开眼睛,眼中隐有泪光。

Madeleine:“天哪,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说过吗?你现在必须卧床静养,不能进行任何运动。你自己把静推的针和监控心率的仪器拿下来了?天哪!你不能这样!”

Shaw和Madeleine将root弄回病房,叮嘱她不能下床后,又再次走出来说话。

Shaw:“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她只能活3、5年了,而你对此毫无办法?你不是号称是顶尖的心脏科医生吗?”

Madeleine:“我能明白你的心情,Shaw。我没号称自己是最棒的心脏医生,但我确定我是在最好的那一波里,你和你妻子,你们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不想欺骗你们,给予你们虚假的希望,现代医学科技确实对你妻子的病毫无办法,但是只要你们支持下去,也许过个1、2年,科技和医学进步了,也许就能救活她也说不定。在这之前,你要照顾她,不要让她失去希望,另外,她不可以有任何激烈运动,不可以有任何强烈的情绪,你明白的。”

Shaw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进病房。

----- ---------

Shaw不可能对root隐瞒她的病情,有鉴于她的那只魔法耳朵。

Shaw带着root辗转寻找了数家有名的医院,数个优秀的心脏医生,然而结果都和Enright医生说的一样。

Root已经放弃里希望,只想尽快离开医院,安静的度过余生,然而Shaw却不肯轻易放弃。

-----2016年A月B+207日 早8点55分—

Shaw走进病房,看到空无一人的床位和床头柜上的写着“我走了,别找我,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自由独行”的字条,愤怒的捏碎了手中装着粥的保温饭盒。

未完待续。

注:

①Madeleine·Enright,纽约综合医院顶尖的心胸和创伤外科医生,来自S207;也曾在本文的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出现过,当时Shaw和root伪装成一对夫妻,保护了她和她妻子。

我活着回来了::>_<::。

评论 ( 12 )
热度 ( 25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