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38

第三十八章  母亲的问题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134日 12点03分—

Team the Machine

Fusco。

斯通牧场精神病院,隔离室。

Diane瑟缩的坐在床上,抱着头低声喃喃:“别伤害我,求你们…”

Taylor和Fusco面对面持枪站着。。

Finch:“Fusco警探,我最后查到这监狱的新任监狱长是Taylor·Carter,Carter警探的儿子,我想他可能有嫌疑。”

Fusco无奈道:“马后炮,我都遇见他了,我会解决的,你去帮神奇小子吧。”

Taylor冷冷的看着他:“你在和谁说话呢?Fusco叔叔。”

Fusco:“一个我和你母亲共同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杀Diane·Hansen?”

Taylor带着恨意看了Diane一眼:“这还不明显吗?Fusco叔叔?她是HR,她们杀了我母亲,她只是第一个,我一定要杀光他们。”

Fusco:“Taylor,你不应该这样做,你杀了她,HR还有那么多人关在监狱,你能都杀完吗?”

Taylor:“我能!我现在已经是监狱长了,只要把他们都一个一个转到我的地盘,我就可以办到。”

Fusco:“就算你能把他们全杀了,那又怎样?他们的孩子再来找你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嗯?”

Taylor:“那我就把他们的孩子也杀光!”

Fusco长叹了一口气:“就算你把所有的HR和HR所有的亲人都杀光,你母亲也活不过来了!Taylor。你母亲是我的搭档,她也是我一生中遇到过的,最正直的人;她抓捕HR不是为了私仇,孩子,她是个警察,你明白吗?”

Taylor含泪哽咽道:“我知道她活不回来了,她在的时候我总是嫌她烦、管我,而我从没有为她做些什么,我想现在为她报仇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Fusco语重心长的劝道:“不,逝者已矣,你能为她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永远的记着她!而且我相信正直如她,是绝不愿意看到自己儿子沦为杀人犯的!想想看,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她会有多失望!”

Taylor看着他,把枪丢在地下,一把抱住他,痛哭起来。

-----2016年A月B+134日 12点07分—

Team the Machine

Reese。

Reese已经吃完了难吃的能量棒,看到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黄色夹克的男人走进了旧楼。

Malcolm:“老大。”

小弟们:“老大。”

Jebel:“‘鲸鱼’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Malcolm:“一切都安排好了,老大。”

Jebel:“很好,那你可以去死了。”

所有人都掏枪指着Malcolm。

Malcolm不知所措:“为什么?”Reese迅速跑起来,赶往旧楼。

Jebel摇摇头:“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自己活动人脉把你母亲放出来了;我认为你应该懂,你知道我太多事了,她是我手中的筹码,你现在自行其是的把她弄出来,还藏起来了,我没办法再相信你。”

Malcolm:“我没有背叛您的意思!真的!我只不过想让妹妹和母亲团聚!求你了!别杀我!”

Jebel:“你死了,我会找到她们,让她们和你在地下团聚的。我是个仁慈的老大吧?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Jebel举起手:“shoot him!”

Reese冲进来,一枪一个膝盖,转眼间就把7、8个小弟全部射瘸,Reese站在Malcolm身后望着Jebel道:“你好,我照做了。”满地哀嚎的小弟,Reese踢走所有的枪。

Jebel:“你是谁?”

Malcolm:“警察。”

Jebel不可置信的望着Malcolm:“你是卧底?”

Malcolm:“不是,但不妨碍我有个警察朋友。”他掏出手枪就给了Jebel一枪,正中胸口,血迹迅速蔓延开。

这次轮到Reese不可置信的看着他:“Malcolm!?”

Malcolm看着他,收起枪:“如果我不杀他,我的母亲永远也不会安全;我说过当男子汉得有计划,但是有时候,事情就是把你逼到那个方向,你只能权衡轻重,在最糟糕和糟糕当中选一样,而且要快,否则就会错过阻止最坏的事情发展的时机。而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伸出双手“你要拷我回警局吗?”

-----2016年A月B+134日 12点15分—

Team the Machine

Shoot。

Root温柔的动作着,Shaw咬着下唇,双手紧抓床单。

Root舔舐着Shaw的脖子,轻声:“我太喜欢你这个表情了Sweetie,我做的怎么样?”

Shaw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紧张的盯着婴儿床里的Ann,不理root。

Root嫉妒的瞥了Ann一眼:“别分神,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手上的动作忽然从柔和变成激烈。

“呜~~~”Shaw立刻咬住自己的右臂,忍着忽然而来的激烈感觉,努力的瞪了root一眼。

Root:“哦,我爱死你这种隐忍的样子了,宝贝儿;如果你真喜欢孩子,将来我们可以自己生一打啊。”

Shaw不屑的白了她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就你那身体,一个都勉强,还想生一打,想都别想!而且谁要和你生孩子啊!我才没有!

Root轻易领悟了这个眼神传达的信息,坏笑道:“我可没说是我生啊,当然是你了,Sweetie,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你知道、你是有‘奶’的人嘛!别说一打,生一学校都没问题。”

Shaw持续的翻着白眼,high tide。

Root趁机自己订约定:“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和赞同了?”

Shaw恢复过来,一翻身把她压在下面,低声:“我才没有默认,更没赞同,到我了。”

Root深深的笑意:“came on,baby,我等着你呢。”

Shaw开始解她的扣子,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来。

Shaw:“fuck!”

Root起身拿起手机:“别生气,我的小暴脾气,我晚上会好好的喂饱你的。”

Shaw迅速起身穿衣服:“有人入侵了这栋房子?”

Root一边自己扣好扣子,一边看着手机道:“两个,一女一男,女的持刀破门进,男的应该是在跟踪她。”

这时后面的男人不小心在摄像头前露了个脸,root皱眉道:“后面的是beast·Hunter。”

Shaw穿好了衣服凑过来看了看手机,道:“我去问问他是来杀谁的。”

Root:“不要急,看看再说。”

女子持刀打算撬开Alva的门,beast迅速从后方靠近,一针麻醉剂扎在她的脖子上。

Beast正打算把她拖出去,旁边的门打开了,Shaw招招手:“进来。”

Beast大吃一惊,赶紧把持刀女拖进去:“你们不是调走了吗?怎么还在纽约?”

Shaw用下巴点点持刀女:“这个是怎么回事?”

Root把她扯到远离beast的另一边,道:“我来和他说。”

Beast:“这是我现在的目标,她就是婴老杀手。”

Shaw挠挠头:“那是什么怪名字?”

Beast解释道:“就是专门杀婴儿和老人的连环杀人狂,她会在杀人前七天偷一个3-6个月大的婴儿仍在目标老人家的附近,一旦老人捡了婴儿,不管留下还是送走,7天之后,她会来杀死老人和分尸。”

Root伸手捂住准备说话的Shaw:“那之后呢?她怎么处理婴儿?”

Beast:“如果婴儿已经被送到政府机构,她就不管,如果老人留下了婴儿,她会一起分尸。”

Root摸摸耳朵:“那是真的吗?”

Beast:“真的!我追踪了她三个月,我有证据。”

Root笑着摇头:“我没有在和你说话。好了,你悄悄的把她带走吧。”

Beast:“… …就这样?你们都不要求看看证据的吗?”

Root:“我当然有把握,走吧。”

Beast看了看被root抱在怀里还捂着嘴的Shaw,无奈的道:“那个,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们,再见。”

未完待续。

评论 ( 16 )
热度 ( 2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