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31

第三十一章  夜游神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这里是就要开虐,先甜后虐的预警。

-----2016年A月B+122日 晚11点35分—

Team the Machine

安全屋2号

Shaw:“现在去洗澡。”

Shaw的表情非常严肃,root只好走进浴室。

当root只穿着一件睡衣走出浴室的时候,Shaw已经上身只穿着背心坐在床上,下身盖着被子。

Root:“现在我洗过澡了,睡觉之间的程序可不能省略掉呢!sweetheart。”

Shaw眼神空洞看着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Root用柔缓的语调道:“s~e~x~。”挑逗式的说:“鉴于你刚从Samaritan的手里把我救出来,也许我可以报答你一下。”然后试图亲吻Shaw。

Shaw立刻挣开了,root有点尴尬。

Shaw用探究的目光盯了root一会儿,伸出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说:“我好冷。”

这是一个测试。

Root并不知道,但她很聪明的立刻凑过去,抱住Shaw:“哦,我马上就能让你热起来,宝贝儿。”

Root不遗余力的挑逗起来,虽然她很疑惑。

Shaw也很疑惑,因为这个root并没有把身上的睡衣脱下来给她披在身上。但这不能说明什么,Shaw轻轻地推开root,转身背对着她侧躺着:“我很累,不想做。”

这是另一个测试,毫无疑问,root还是不知道。

Root这次是真的理解不能了,她的整个脑子都在疯狂转动着,思考:这是为什么?我理解错了‘冷’的意思?我刚才的foreplay做的不够好?我说错什么话了?root在几秒之内认定大概是foreplay不够好。

无论如何,root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副手铐,迅速地把Shaw的双手拷在床头的栏杆上。

Shaw:“你…这是…在做什么?”

Root:“你不肯给我暗示,我只能认为是我先前做的不够好了?我知道你现在的体力接近无限了,Sweetie。累了是什么鬼?至于不想做,你不能赢了就跑,honey,昨天你让我非常满意,所以现在你得乖乖的,我绝对能让你开心。”

Shaw疑惑的看着root:“模拟就不能跳过这段吗?我不喜欢在模拟里做这个。”

Root危险的眯起眼睛:“所以你以前在模拟里做过?都和谁?多少次?fuck!我要把Samaritan炸成灰烬!”

Shaw:“只有你。好多次,不知道多少次。这是不必要环节,root,做或者不做,我都不会和你回去的。”

Root:“那可不一定,我会做到你相信我是真的为止。”

Shaw无奈的摇摇头,准备挣脱。

Root抽屉里取出熊爪小刀按在她的喉咙上:“别动!别~动baby,我会让你认清事实的!”

Root左手按着小刀,右手直接探下去:“打开。乖~~快一点。”

Shaw无奈的闭上眼睛。

(这是一个不可描述的括号)

-----2016年A月B+123日 早9点35分—

Team the Machine

安全屋2号

Shaw张开眼睛,看了看root疲惫的睡颜,悄悄地起身。

Root立刻就醒了:“你要去哪里Sweetie?”

Shaw:“我去杀Samaritan的人,你回去吧,别来见我了。”

Root一把抱住她:“不要走,你要始乱终弃吗?在你昨晚那样对人家做过那些事之后?”

Shaw又好气又好笑:“昨晚是你做的好吗?我只是…没反抗!”

Root:“对了,那我会对你负责任的!留下来吧!”

Shaw看着她满含期待的眼神,终于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好吧,我不走,但我不要和你回基地。”

Root欣喜的道:“我们不用回去,我们就住在这儿。”

Shaw点点头。

早饭。

-----2016年A月B+123日 早10点45分—

唐人街,中药店兼医院,保安堂。

Root:“许医生,我觉得她的状况比上次更不好了,你能再帮她看看吗?”

许道长为Shaw号脉之后:“确实严重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没来取药,心理医生去看了吗?”

Root:“她在战场上被俘了,敌人对她进行了某种精神折磨,我们和她失联两个月了,她大概做了一段日子的卧底,这段日子她都没有服药,两个月之前我和她聊过两次,而这两个月时间她一直没有心里医生。”

许道长:“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当我说她需要服药,找心理医生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她必须停止工作,怎么能让她继续上战场呢?她的状况根本就不能承受继续这样的工作,士兵、警察、卧底,这类工作对她会有更坏的影响。”

Root:“我们阻止不了她的决定,她现在状况很不对,无法分辨真实和幻觉,我只想治好她。”

许道长:“我再给你调整药方开几副药,但我看她的状态大概是不只需要心理医生了,她还可能需要精神医生。我的药只是辅助,你最好送她去专业的医院精神科看看。至少也给她找个专业的心理医生,不是两个月聊两次的那种,是专业的那种。”

Root:“好吧,谢谢你许医生。”

-----2016年A月B+123日 12点50分—

Team the Machine

安全屋2号

午饭后,root半哄半骗的让Shaw喝掉了超苦的中药后道:“你乖乖的呆在家,我去给你找个心理医生。”

Shaw:“不要。”

Root:“Sweetie,你真的需要一个。”

Shaw:“我不想和人聊那些,你知道的。我能自己解决。”

Root:“这不行,baby。你需要帮助。”

Shaw:“我只是需要时间,我能自己恢复过来的,我喝过药之后感觉好多了。”

Root:“这样不行,你还是得找个心理医生。”

Shaw:“你知道我不会和心理医生说话的,你去找,我就自己走了。”

Root:“好吧,我不去了。”

Shaw:“很好,我现在只需要你。”

Root:“哦daring,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我。”抱住Shaw亲过去,然后把她按倒在床上:“饭后运动一下?”

Shaw:“Yes。”翻身在上:“今天应该是我的回合了!”

安全屋的电话响起来(座机),root接起电话。

Finch:“Groves女士,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Root:“现在?我恰好有点儿…忙。”

Finch:“十万火急,人命关天,号码不等人!please!root!”

Root:“好吧,等着我。”转过头:“Shaw,我得去处理个号码。”

Shaw:“邀我同行吗?”

Root:“抱歉Sweetie,你还不能去,乖乖的,待在家等我。”

准备出门。

Shaw:“穿好防护衣。”

Root:“you are so sweet,daring。我会好好的回来的。”

Root出门5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来。

Shaw疑惑的接了电话。

Finch:“你好,Shaw女士。”

Shaw:“root怎么样了?你们需要我帮忙吗?”

Finch:“Groves女士很好,我叫她出去是因为我想单独和你谈谈,当然Reese先生也确实需要她的帮助。”

Shaw:“你想谈什么?”

Finch:“我知道你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你确实应该先修养一阵子。但我想问你,你救control是有什么用?还有sin先生,他值得信任吗?”

Shaw:“TM监视了这里?叫她删掉不该看的东西!你不能让control把TM重新弄成国家的机器吗?你自己想办法。有关于sin,他是可信的,但是别让他乱跑,他是有能力再创造几个‘我’的,明白吗?”

Finch:“OK,我明白了,Shaw女士,我知道你还处在疑惑中,但你真的可以回下水道基地来修养,我们还有其他的基地,而且我相信你。另外,bear也很想念你。”

Shaw:“bear?你就不能带它来这儿吗?”

Finch:“实际上,我现在不在下水道基地,我也在外地处理号码的问题,下水道只有bear和TM,一会儿Groves女士回去后,我希望你们能先去那里帮忙看家。”

Shaw:“Lionel呢?”

Finch:“Fusco警探也在外地,最近不断涌现的外地号码让我们的人手真的不足了。”

Shaw:“好吧,我考虑考虑。”

Finch:“我们都相信你Shaw女士,请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2016年A月B+123日 晚5点50分—

Team the Machine

安全屋2号

Root:“我带了你最爱吃的牛排哦!”

Shaw一动不动的倚在窗户上,目光呆滞。

Root:“finch跟我说你愿意和我回基地了?”

Shaw转过头来,目光落在虚空中的某处:“我还没想好。”

Root:“有什么问题?Shaw?这不是模拟!这是真的!我是真的!”

Shaw:“就算这是真的,我也随时可能背叛你,背叛你们。”

Root:“不,你不会的,Sameen,你得相信我。”

Shaw:“好吧。”

Root露出欣喜的笑容。

Shaw:“既然finch说还有别的基地,而且他们都不在,回去也没什么。”

Root的表情暗淡下来。

-----2016年A月B+123日 晚8点07分—

Team the Machine

下水道新基地

Finch、Reese、Root、Shaw、Fusco、bear。

Shaw皱着眉头看着finch:“你不是说大家都不在吗?”

Bear扑过去,Shaw一边摸着它的头,一边道:“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团灭吗?”

Finch:“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和所有人商量过的,Shaw女士,每个人都选择相信你。并且,我们真的不会有事的,就算出事了,也绝不是因为你回来的缘故,我们处在战争中,不是吗?”

Reese:“你不用担心什么,Shaw,我们会解决所有问题的,你只要好好地修养,你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们一起打败拯Samaritan,救无关号码,回归正常。”

Lionel:“没错,不高兴女士,你要知道,这段日子飞越疯人院的root已经真的快疯了,你回来的可太及时了。”

Root:“一切都会好起来的,Shaw,我以前甚至不敢想象我还能把你带回来,但你回来了,我们能挺过去的,相信我。”

Shaw沉默的看着他们,满含疑虑的走进了root的房间。

-----2016年A月B+123日 夜11点03分—

Team the Machine

下水道新基地

Root的房间。Shaw忽然坐起身,眼睛半睁半闭,下床,走出房间,走进下水道基地大厅;她上身只穿了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条宽松的睡裤。

TM的摄像头一闪一闪,主屏幕显示出句子:“执行人Shaw,请问你需要什么?我能帮助你吗?”Shaw如同未见般的走过去,进入小型军火库,拆枪,装枪,整理子弹包,还找了一条腰带挂了几个手雷在身上。

Root的人工耳蜗已经和TM重新连上线,她被TM唤醒,走进武器间,看到Shaw,轻声道:“Shaw?你要去哪?”

Finch、Reese和Fusco也走出来,只有bear还睡得很香。

TM:“请勿轻举妄动,推测执行人Sameen·Shaw处于夜游状态。”

Fusco:“哦,我听说过这个,可可泡芙别和她说话,你会吓坏她或者把她累死的。”

Reese和finch不知所措中……

TM:“目前没有明显的科学依据支持执行人Fusco的说法,但建议模拟界面谨慎行动。”

Fusco非常尴尬。

Root轻轻唤了Shaw几声,见Shaw毫不为所动,自顾自地整理装备,无奈的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办?”

TM(迅速调取资料之后):“梦游症,又称睡行症、夜游症;这种症状通常很少在梦游时发生伤害性的进攻行为,建议不要惊吓她,等待她自然醒转。”

Shaw把上好膛的手枪揣在后腰,走出武器室,Reese立刻把一件防弹衣也给finch穿上,道:“你先回家去睡吧,别留在这儿。”

finch:“Reese先生你回去,我在这里再看着Shaw一会儿。”

Shaw开始巡视每个房间,然后就在基地里兜圈子。最后一动不动的站在电脑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Root:“你们都回去吧,这儿有我看着Sameen就行了。”轻手轻脚的走到Shaw的身后,探过头。

Shaw转身掐住她的脖子,将她顶在一侧的墙壁上。

Root双手扒着Shaw的右手,试图挣脱,但Shaw的力量远超过她,她根本挣不开。

Reese冲上来:“Shaw!放开她!”用手枪柄重击Shaw的脖子。然而Shaw在睡梦中也开着战甲,Shaw回手就给了他的胸口一下,Reese被拍飞出去,幸运的是穿了防弹衣,只是一阵剧痛和吐血,趴在地上很难爬起来,finch快速的过去扶他:“Reese先生,你怎么样?”Reese一时说不出话,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Fusco急道:“现在怎么办啊?”

TM:“现在只有大声叫醒Shaw了。”TM启动了警报程序,整个基地全部响起各种嘈杂的噪声。

Root濒临窒息的时候放弃了继续扒开Shaw的手臂,改为抱着她。

Shaw忽然晃晃头,清醒过来,她看了看root,立刻松开手;root瘫倒在地上大声道咳嗽着,Shaw惊慌的看看趴在几米外吐血的Reese和扶着他的惶恐的finch,害怕的看着她的Fusco,又看看脸色苍白,努力喘着气的root,几乎以为这是自己最深层次的噩梦。

Shaw看着自己的双手:“我做了什么?”

Root:“没什么,Sweetie,没什么。”

Shaw眼眶含泪:“damn it!我差一点儿杀了你!不行!我得离开这儿!我得走!”

Shaw转身就准备走,root一把拉住她:“no,咳咳!Sam~een,咳!我没事,你只不过下意识的要和我玩一下窒息play,没事的,真的,我更不能忍受的是你离开我。”

Shaw含泪挣脱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在这儿你们永远不会安全!我会伤害你!我甚至可能杀掉你!那是我所不能忍受的事!”

Root再次抱住:“那不是你主动的,是我不该在那时候凑过去。你当时只是在自卫,没事的,Sameen,我们知道怎么解决了。我叫他们回去,这儿就你和我,好不好?”

Shaw:“不!那万一我再发作谁来救你?我得离开!离开这儿。”

Root抽出Shaw腰后的手枪指着自己:“Shaw,你要离开我,我就死,你不能再次丢下我了,求你!”

Shaw看着她决然的眼神,痛苦又无奈放弃了挣开的打算,root牵着她的手走向房间:“没事了。乖乖睡一觉,明早什么都好了。”

Finch把Reese扶进了医疗室,Fusco无奈的摇了摇头,拍拍睡得很香的bear:“你可真是只有福气的狗啊,不该醒的时候就不要醒,免得受到惊吓。”

未完待续。

我已经死了::>_<::。欢迎讨论剧情,单纯的和我聊天也行::>_<::,我们进入了主线好像要开虐了,求不骂::>_<::。HE预定,一定会HE的!

评论 ( 25 )
热度 ( 29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