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29

第二十九章  残暴刑讯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肉渣和锤攻的预警。

*本章的名字又叫“论狡猾的root如何轻易逃脱笨蛋Samaritan和粗鲁Shaw的残暴刑讯并轻易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由于章节名太长不是我的风格所以简写了。

*看名字就知道不虐。

-----2016年A月B+121日早8点00分—

Team the Samaritan

郊区地牢

Shaw的心里明白,这显然是Samaritan的一石二鸟之计,既能用自己来刑讯root,又能用root作为自己进入核心的最后测试,自己必须谨慎对待,Shaw现在感到心里很头疼。

Shaw的耳机(Samaritan):“逼问出TM的下落,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在得到情报之前,尽量不要让囚犯死亡。”

Shaw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我会尽一切努力去达成任务的。”

Samaritan:“放手去做。”

Shaw点点头,道:“先把这个脚环打开,她逃不了的。”

电子脚环“嘀”的一声打开了,Shaw走过去看似漫不经心的扫了root一眼,外表看起来没有明显的伤痕。

Root:“我可一点儿都不想逃呢!daring。”

Shaw面无表情:“TM在哪?”

Root:“why?Shaw,我就是无法相信你真的会背叛我们?你又被洗脑了?”

root不愿相信Shaw真的背叛了,但她在Shaw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冷酷和决绝,哪怕Shaw给自己一点信号也好,但什么也没有;root宁愿相信Shaw又一次被洗脑了,那也比相信Shaw自愿背叛她们好得多,但她的心中始终不肯放弃那一缕微弱的希望,她希望Shaw没有背叛,或者是受控于Samaritan,无法自控,root知道Shaw的能力,root想劝服Shaw和自己一起回去。

Shaw冷冷的:“我很清醒,你是root,还有Harold·Finch,John·Reese,Lionel·Fusco,你们为TM工作,我也曾是你们的一员,但我做了新的选择,我选了Samaritan。”

Root:“你知道Samaritan不是个好机器,TM才是好的,你应该跟我回去,你应该跟我们在一起!”

Shaw始终维持着冷漠的神情:“我们不能在一起,或者说,我不能去你那边。但你可以来我这边,root,你是个优秀的黑客,Samaritan欢迎你加入。”

Root:“为什么不能一起,我们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我爱你!”

Shaw:“很简单,root,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可是罩着我们的,不是同一个太阳。你的太阳已经日落西山,我的确实如日方中。”

Root看着她毫无变化的脸,感到一阵绝望:“Shaw,求你了!”

Shaw:“看来废话也说的差不多了,TM在哪?”

Root眼泪汪汪看着她。

Shaw敲敲耳机,抬头冲着摄像头:“问题太宽泛,我无法直接得知答案。我要开始用刑审讯了。”

Samaritan:“授予全权。”

Shaw从口袋里取出一盒竹牙签(扁盒的),一个打火机,和一柄小刀,放在桌子上:“如果你告诉我答案,你就不用承受这种痛苦。”

Root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你要做什么?”

Shaw阴沉着脸:“我会用这些牙签插进你的指甲和手指之间的缝隙里,然后把你的指甲撬下来,相信我那会非常非常的痛;如果你还不说,我就用这个打火机把你的手烤到三成熟,然后把你的皮剥下来;如果你仍然不肯配合,我就用小刀把你一寸一寸的脔割成碎肉。”

Root望着那张漂亮的冷脸,冷静点想了想,灵活的大眼睛转了转,抬头看着摄像头:“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曾被control审讯过,那之后我失去了大部分的心肺功能;也就是说,我患有重症心肺功能不全,我会因为无法承受这些痛楚而心脏骤停,也就是猝死;而你需要我活着。”root说完又冲着Shaw暧昧的笑起来。

Shaw暗自愧疚,但她捏起拳头,看上去就像要揍root似得,然后轻易的摆出一个愤怒的表情。

Samaritan:“停止。不得使用过于激烈的刑讯。”

Shaw暗自松了一口气,但她仍然攥紧拳头道:“哪有不痛苦的刑讯?我知道她是个瓷娃娃,但抽几鞭子也死不了。”

Samaritan:“你应当自行掌握刑讯强度,尽量击垮她的自尊,这方面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Shaw默默地点点头,转过头对着root露出邪肆的笑容:“我们来玩些有趣的。”

Root媚笑:“当然,Sweetie。”

Shaw:“脱掉衣服,全部。”

Root狡猾的挑挑眉:“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daring。但我绝不会脱的,你强来,我自尽。咬断舌头或者什么的,你知道自尽的法子多着呢!”root提心吊胆,小心的试探着Shaw。

Samaritan:“她说的是真的,卫生间的摄像头被她用肥皂涂花了,我每次试图派人去修复,她都以自杀威胁。之前她要求见你,已经绝食3天了,我同意之后,她才重新开始进食。”

Shaw点点头,心道:怪不得瘦的小肚子都没了,我还以为是这次模拟的比较烂。原来Samaritan还是准备好了理由的。

Shaw道:“既然如此,让我自己来吧,你闭上眼睛…和耳朵。”

Root:“什么?我不明白Sweetie?你想…我闭上眼睛?”

墙角的四个摄像头上的红灯同时熄灭。Shaw侧侧头然后在屋里和卫生间分别取下两个监听器连带着自己的手机一起送到门外。Shaw又散布了一些微粒以确认囚室内没有其他的监视和监听设备。

Root:“哦~~噢~,你不是在和我说话。”

Shaw关好门(这里的建筑隔音效果很好,因为要避免被审讯的人彼此听见。),转身就扑了过来,一把抓住root的衣领把她从床上拎起来:“你妹的我不是告诉你乖乖的等着我吗?他喵的你不是也答应了要尽全力为我活下来吗?你他喵的又跑出来作什么死?fuck you!root!你他喵的对我说谎!”

Root被她吓了一跳,之后立刻反应过来:“当你说你会回来时,我以为你的意思是一两天;但你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了,Shaw,当我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力活着,为你’的时候,我忘了告诉你,如果没有你,我无法独自活下去,Sameen!I、need、you!and…”root眨眨大眼睛耸耸肩:“about fuck me,you know you can do that all the way you like。”

Shaw把她仍在床上,气道:“damn it!root!我现在可没心情和你调情,你进来多久了?”

Root开始脱衣服:“一个星期而已,放心,我可没受到什么严刑拷打哦。”

Shaw瞪大眼睛:“你在干什么?”

Root:“脱衣服啊,为你提供方便,那不是你刚才提出来的吗?”

Shaw:“fuck!我刚才是做给Samaritan看的,你能不能让我消停会儿?我本来就要差不多了,现在还得把你弄出去!”

Root:“那对你来说有什么难度吗?我已经知道你是要救control的,把我们一起带走不就行了?”同时并没有停止脱衣服。

Shaw:“可是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呢!嘿!别脱了!”

Root舔舔唇:“Samaritan仍然在控制着你,Sweetie,你不可能准备好的,现在,我想要你,baby。”

Shaw无奈的看着她:“你真觉得这是个合适的时机?”

Root:“当然!Sweetie,给我添些伤痕,如果今天我们不能走的话,你至少得向Samaritan表示你审讯过我了,不是吗?”

Shaw看了她半天,坐在床上,温柔的把她抱在怀里,然后粗暴的重重一巴掌打在臀部。

Root:“哦~~~,痛~”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她:“痛死了,要补偿。”

Shaw探进一指:“我明天来带你走,你要乖乖的等着我。”然后又是一巴掌。

Root:“嗯~~,为什么~~嗯~~是~~明天?嗯~~再多些~”

Shaw添了一根手指:“总部有个Sin博士,我得带他一起走。”又一巴掌。

Root警觉的道:“啊~~,Sin博士?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他?必须带他走吗?”

Shaw又给了她两下重的,然后开始虐待她可怜的小胸部:“别乱吃醋!root,他是开发战甲的科学家,而且他愿意加入我们,将来你会明白我为什么必须带着他的。”

Root:“哈~嗯~,也就是说,你明天会带着他来一起救走我和control,是吗?嗯~我需要你给我更多~Sameen~~”

Shaw再添一指:“对,你带着我给你的防护衣和熊爪匕首吗?”

Root:“对~就是那样~用力~哈啊~~,我没带那个,我故意被捉的,我不会把能伤害你的东西放入敌手,Sameen~~~”她显然即将进了某种状态。

Shaw:“好吧,我们先专注些。”

(这是另一个不可描述的省略括号)

-----2016年A月B+121日晚6点00分—

Team the Samaritan

郊区地牢,负二层,210室。

Shaw一边活动双手手腕一边走出来,捡起门口的手机和耳机带上。

Samaritan:“结果如何?”

Shaw:“需要更多时间,但我已经得知TM就在纽约。并且至少有两个备份。”

Samaritan:“明天争取问清楚,TM和所有备份的位置。”

Shaw:“我会尽力而为,我需要sin博士的帮助,我认为他对于如何对人施加精神压力非常擅长。”

Samaritan:“同意。”

-----2016年A月B+121日晚7点0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in的实验室。无菌室。

Shaw:“明早六点,我会来找你,收拾好所有用得上的东西,别被Samaritan看出来。”

Sin:“找到你要救的人了?你…还刚和人作过?你不是和我女儿是一对吗?我不喜欢你这样!”

Shaw:“…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就是和你女儿。她又跑出来作死,我真心累;明天我们一起救她们两个出来。另外,我现在确定你果然是她亲爹。”

Sin:“我是个生物学家。我女儿?她被捉了?她怎么样了?为什么要等明天?我们现在就去!为什么现在确定我是她亲爹了?”

Shaw:“她没事,关押她们的地方防御级别很高,我进去再打出来很容易,如果硬闯,里面的人就有危险。你和她有着一模一样的小心眼儿。”

Sin:“好吧,那我们…明天?”

Shaw:“别紧张,sin,我会保护好她的。”

Sin:“我希望你说道做到。”

-----2016年A月B+121日晚8点0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amaritan主屏幕前

Shaw:“叫我来有其他任务吗?”

Samaritan:“没有。只是想问问,我后来派护士进去查看,犯人(root)身上只有胸部和臀部有较重用刑痕迹,且程度不深,首要执行人是如何让她交代的?”

Shaw面无表情:“我对她进行了耻辱刑讯,在她某种特别放松的时候套的话。”

Samaritan计算了一下(实际上是查了个资料):“好吧,请首要执行人明天继续。”

Shaw:“是。”

未完待续。

觉得卡住了。而且我果然不会写虐文,本来没写之前自己觉得这章应该很虐,结果并没有:(。

评论 ( 14 )
热度 ( 28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