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27

第二十七章  枕边话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79日 早9点00分—

Team the Machine

安全屋

Shaw精疲力竭的一头倒在柔软的双人大床上,最后一条清醒的意识是:“至少Harold对于床的审美还是不错的。”

Root送走老年人关好门后就看到睡得非常香(死)的Shaw,无奈的笑了笑,脱掉她的衣服。Shaw半睡半醒间顺从的配合着,很快就被root剥光,root看了看墙上的空调,室温20℃,适合裸睡。Root还是给Shaw盖上了一条薄被,然后走进浴室。

Root带着一盆温水和两条毛巾出来。她凑在Shaw耳边轻声道:“把战甲打开宝贝儿。”Shaw勉强把左眼张开一半,看了看她,全身的战甲水一般褪去,最后变作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透明球体,落在手边。Root开始用温热的毛巾为Shaw擦拭身体,Shaw在迷离中嘟囔道:“战甲,有清洁功能,我身上不脏。”

Root低头亲了亲她的脸:“我知道,但用热毛巾擦擦身体,有助于放松和深层睡眠。”Shaw睡得迷糊任由摆布,root把她全部擦好后,又去了一趟浴室洗澡。

当root再次走出来时,Shaw正仰躺着以一个标准的姿势睡得香甜,root钻进被窝,用一双长腿把她的腿圈住,双手搂着她的身体,头埋在她的颈间,感受着她的气息。这令root两个星期以来没听到Shaw任何信息的躁动之心平息下来,她也慢慢的睡着了(她没意识到她这个八爪怪缠身式的抱睡姿势对Shaw来说有多糟糕)。

Root睡眠中,无梦,香甜。

Shaw睡眠中。

Shaw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在个挣不脱的黑暗泥沼之中,不断坠落。

兽化怪物。杀戮。

兽化小孩怪物。杀戮。

丧尸。杀戮。

敌人。杀戮。

半人半机械敌人。杀戮。

血。

病毒。

尸体。

半机械生物。

第9972次模拟。

-----2016年A月B+79日 下午2点17分—

Shaw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连带着还挂在身上root。

Root马上清醒过来:“Shaw?又做噩梦了?”

Shaw迷糊:“只是…一些…记忆。”

Root认真的说:“那些都过去了,甜心,如果你想和我聊聊…”

Shaw看向她:“最近的那些模拟越来越真实,你总是死,我有些不确定哪些是真的。”

Root立刻收紧自己的手和腿:“我是真的Sweetie,他喵的我才是真的!”

Shaw迷惑:“也许你是对的,也许你是真的,但我已经无法分辨了。”

Root难过的掉泪:“可是我确实是真的啊!Shaw,回来我身边吧,我会治愈你,求你了!”

Shaw用力晃晃脑袋,看起来似乎清醒了,她想了想道:“时机未到。”

Root:“要什么时机?就直接回来我身边,不行吗?”

Shaw吻了吻她的脸颊:“在等我一会儿,好吗?”

Root吸了吸鼻子,抽噎着道:“好。”

Shaw难得挑逗式的笑了笑:“do you miss me?”

Root盯着她的脸咽了咽口水:“Yes,I miss you so much。”

(这是一个不可描述的省略括号)

下午5点10分

Root面色潮红:“我爱死你的强壮和耐力了,Sameen。”

Shaw轻松的笑着:“want again?”

Root:“哦,no,我真的有点累了,你知道我没你这么充足的体力,对吧?”

叮咚~门铃声。

Shaw瞬间将战甲化作一身衣服,拿起床头的手枪,装上弹夹:“我去看看。”

Root侧侧头:“别紧张,亲爱的,是她给我们叫的外卖。”

Shaw放松下来,白了她一眼,把枪放下:“下次早说。”

收好外卖之后,Shaw就把root抱起来扔到浴缸里,为她洗了个澡,然后是晚饭时间。

Shaw不得不花费了一些额外的精力来“喂”root吃饭,期间被上下其手N次,调戏N次,如果不是考虑到root的身体已经相当疲惫,Shaw几乎被撩到要摔盘子了。

再然后在root强烈的要求下和她躺回床上。

Root:“我们聊聊天吧,sweetheart,我发现你有很多心事我不知道呢?”

Shaw纵容的笑笑:“问吧,我尽量告诉你。”

Root:“那我就直言不讳了,Sameen,我为什么能得到我现在有的这些呢?”

Shaw:“你指什么?”

Root小心翼翼的:“在你…去德西玛之前,你一直推拒我,然后你忽然吻了我,我想你也许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但你从未说过,你对我这样的好,而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我不知道我还能拥有这个多久?”

Shaw皱皱眉:“认真的?你想现在谈这个?root?”

Root:“如果你很为难…我…”

Shaw:“好吧,但我不能保证结果令你满意。”

Root惊喜的笑意:“当然,只要你愿意开口,sweetheart。”

Shaw:“我一开始就不能忍受你,但你死皮赖脸的一直纠缠我;Arthur·Claypool那次,你救了我,你所付出的代价,我觉得…无力报答。”

Root勉强的笑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Shaw又翻了个白眼,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在那之后…我尽力找机会报答你,但是…在…德西玛…我经历了…很多…测试,很多…模拟,几千次模拟,我杀了很多人,John…Harold。但只有一个人,我无法下手杀死她……是你,你曾是我的安全之地;所以我一次又一次自杀,然后结束模拟。”

Root抑制着激动:“所以…,你真的喜欢我?”

Shaw:“是。但是之后的模拟越来越真实,你开始死亡,为了保护我,保护TM,保护John,Harold。甚至保护Fusco。你一次又一次的死在我面前,你不再是我的安全之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Root怜惜的亲亲她的头发:“那些都不是真的,Sameen,我活着而且我才是真的,相信我;我一直愿意做你的安全之地,并且我一直会的,你只要留在我身边就好。”

Shaw:“我无法分辨现实和模拟,我失去了控制。我还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但我想我最后一定是泄露了地铁站的情报,然后我没用了,他们才把我洗脑,变成一个工具,对不起。”

Root:“关于这个,那是我们的错,事实上他们先找到了地铁站,我们不小心掉了一块硬盘,那里面有TM存档的我们所有人的详细资料。所以你才觉得模拟越来越真实的。Shaw,I’m sorry。I’m really,really sorry for you。”

Shaw想了一会儿,道:“我不确定我是否爱你。但我确定的是,我在意你,并且希望你活着。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不确定我能给你的,就是你想要的;那对你来说够了吗?”

Root:“当然,Sameen,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Root抱着Shaw,给了她一个深吻。

Shaw:“那么现在我也有些事,想要问你。”

Root:“当然,daring,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真相…。”

Shaw:“你可以为TM做什么?”

Root:“她是我的神,Sameen,我几乎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Shaw:“可以为了救TM而死吗?”

Root意识到这才是隐藏的问题:“… …是。”

Shaw:“Harold呢?”

Root:“额,… …也许?但你不需要嫉妒他,我绝不会和Harry上床的,我对你的感情是独一无二的,你… …明白?”

Shaw:“那么… …我呢?”

Root毫不犹豫:“我可以为你死。”

Shaw叹了口气,似乎不太高兴的转过身去,背对着root,不在说话。

Root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怎么了?baby,你知道我最爱你了,对吧?你对我来说一直是第一位的。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你放弃我自己,你知道我说的全是真话。”

Shaw忽的一下坐起来,抓着她的胳膊瞪着她怒吼道:“你能为TM做任何事而为我只能死吗?我不想要你为我死!我他喵的想要你为我活!我不希望你为我放弃自己,我希望你为我不要放弃!你懂吗?你懂吗… …”说到最后眼泪掉下来。

Root立刻醒悟了过来,小心的挣脱Shaw的双手,反过来抱着她:“我明白了,明白了;我会尽力活着,真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力活着,为你。”

Shaw泪眼朦胧的看了root半天,缩进她怀中:“你累了,我们休息吧。”

Root擦掉眼泪,抱紧Shaw,拉好被子:“fine,have a nice dream,daring。”

很久很久。Root再次陷入沉眠。

Shaw慢慢闭上眼睛,轻声道:“如果这是真的,多好。”眼泪还是溢出来。

未完待续。快要进入主线了,一大波虐的正在靠近::>_<::。

评论 ( 27 )
热度 ( 30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