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24

第二十四章  利益冲突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64日 早8点40分—

黑旅馆。509房间

Shaw:“你在这,我要去办些事。”

Root:“我不能去吗?公事?”

Shaw:“不是公事,但我确实得自己去,不会太久,我很快会回来。”

Root委屈的看她:“你还回来吗?”

Shaw:“当然,我有两天的假期,到明天中午11点我就得回去了。”

Root:“那我在这等你?”

Shaw:“嗯,你睡一会吧。”

Shaw在root的额头上轻吻一次,起身走出去。

8点45分

Shaw无奈的摇摇头,把外衣脱下来,放在黑旅馆的前厅。

8点52分

Shaw在某个小巷子逮住了跟踪狂root,并将她拎回旅馆。

9点00分

黑旅馆。509房间

Shaw:“你跟踪我?”

Root讪笑:“想试试你能不能发现… …我?”

Shaw:“你觉得我会相信?”

Root(转移话题):“你怎么发现我的?我觉得我的跟踪技能也挺不错的。”

Shaw:“在我身上放监视器,我把外衣放在前厅,你居然就自己下来了,嗯?”

Shaw给予了那把小刀微粒的性质,root把它挂在脖子上,所以Shaw能感觉到她的接近。然而即使root没带在身上,Shaw也能发现被人跟踪。

Shaw抱着她狠亲一顿:“别在尝试跟踪我了,我很快回。”

Root软软的摊在床上:“人家想知道你去做什么了吗?”

Shaw把她的外衣撕光,又为她盖好被子:“我会告诉你的,只是今天不行。”

9点20分

Shaw变换了外表成为一个中年胖男人,选择了一间距离黑旅馆最远的医院处理DNA的问题。

-----2016年A月B+64日10点00分—

黑旅馆、509。Shaw放下新买回来的外衣。

Shaw看着穿着浴袍的root和摆满一大桌子的菜。

Root笑眯眯的:“红酒还是威士忌?”root打开两瓶酒。

Shaw转转眼珠:“我什么也不喝。”

Root拿起一杯红酒喝了一口,道:“这次没有麻药,真的。”

Shaw:“no。”

Root:“OK,我订了你最爱的牛排,刚送过来,快来尝尝,Sweetie。”

Shaw看着桌上香气四溢的牛排,咽了咽口水:“no。”

Root:“… …。”

Shaw:“… …。”

Shaw最终还是喝了威士忌,然后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此。处。省。略。)

-----2016年A月B+65日 早9点00分—

Root:“现在你愿意和我聊一聊了吗?”

Shaw:“嗯。”

Root:“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杀过很多的人,你毫无感觉,对吗?”

Shaw:“Yes。”

Root:“你现在因为那些小孩实验体和研究员的死而感到愧疚吗?”

Shaw:“一部分。”

Root:“那另一部分是?”

Shaw:“我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还有些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很混乱。”

Root柔声道:“都有些什么事?别着急,一件一件的告诉我。”

Shaw:“… …。”

-----2016年A月B+65日11点00分—

Shaw穿好衣服:“我得走了。”

Root缩在被窝里:“真的不能和我回去吗?”

Shaw:“这是公事,我不知道那些疯狂的家伙们在研究什么,无辜的人总会因此受害,如果我有能力制止,我就应该制止他。而现在我有能力。”

Root:“好吧,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Shaw:“我会尽量找机会的。”

Shaw出门之后,root拿起桌边的手机:“你真的觉得我应该就这样让她走吗?”

手机(TM):“你已经成功安抚了执行人,执行人的精神状态已经暂时稳定住了。我现在确实没办法处理相关的问题,Samaritan不会故意伤害执行人的,目前执行人对它来说是贵重的资产,执行人还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对于管理员、首要执行人和模拟界面来说,仍是不稳定因素。”

Root难过的撅撅嘴,穿好衣服返回基地,

-----2016年A月B+65日11点2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amaritan主屏幕前

Shaw:“我回来了。”

Samaritan:“执行人不应该无故断开连接。”

Shaw:“我可没有做一些私密事情的时候被一台电脑视奸的爱好。”

Samaritan:“吃药。”

Shaw毫不犹豫的吃了两粒。

Samaritan:“明天有个重要的任务,你要飞去韩国。韩国危险分子的生化实验进度惊人,你必须去阻止它。”

Shaw:“又是生化实验?不会和上次是同一伙人吧?”

Samaritan:“不,上次东京的问题解决的时候,我几经派遣了几队执行人摧毁了他们的总部和所有分支机构,有些成员仍然在逃,但已经不足以构成相关级威胁。”

Shaw:“所以这是个新的?”

Samaritan:“是,你明早要先杀死这个人,伪装成他,之后和他组织的成员一起返回他们组织。这个组织的实验基地应该只有一个而且非常隐秘,无电子通信设施,我无法直接了解。”

Samaritan的主屏幕上出现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韩国男子,身高1.67,肌肉丰满。身材完全可以把Shaw装进去。

Samaritan显示了此人的详细资料,主要是在活体试验中杀死了多少人之类的。

Shaw:“好吧。”

Samaritan:“你应当尽量与我保持联系。”

Shaw:“… …。”

-----2016年A月B+65日11点2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in的实验室。无菌室。

Sin万分紧张:“怎么样?”

Shaw:“八小时紧急检测的结果,吻合。”

Sin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Shaw:“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Sin很迷茫:“我… …还没想好。你们… …?”

Shaw:“是的,你有意见?”

Sin:“我有什么资格提意见,她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只希望你能对她好,让她开心。”

Shaw:“当然,我会的。”

Sin失魂落魄的:“我要去思考一下,你请随意。”

-----2016年A月B+65日11点30分—

Team the Machine

下水道新基地

Finch、Reese、Fusco、Root、bear。

Finch把韩国壮男的照片贴在玻璃屏风上。

Finch:“Reese先生,Groves女士,Fusco警探,我们有新号码了。”

Reese、Fusco、Root、bear分别以非常酷帅的姿势共同坐在玻璃屏风对面的长沙发上。

Finch艰难的念着名字:“金、孝、顺。韩裔美国人。在美国留学期间取得美国国籍,生物基因及病毒学博士。32岁。现在在一家韩国实验室工作,这次回来的原因不明,订了明天中午的机票飞回去。”

Reese:“我认为他可能是行凶者。”

Root:“+1。”

Fusco:“堵上哥身为当代福尔摩斯的荣耀,他是个被害人。”

Finch:“咳咳,请严肃一点,你们不应该用号码开玩笑的,这是不好的。”

未完待续。

这是一个请假条:

明天出门,没更新::>_<::。

评论 ( 32 )
热度 ( 3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