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22

第二十二章  拷问游戏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Foreplay预警,肉渣预警,根攻预警。

-----2016年A月B+63日12点40分—

黑旅馆。509房间

Root走进来,手上拎着两个大纸袋。

Shaw在电光火石之间决定先发制人,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做怒目状:“你怎么找到我的?你在我身上放了追踪器?”

Root把两个纸袋放在桌上:“放松,honey,我只是监视了这间旅馆。”从其中一个纸袋中取出威士忌、红酒、牛排,以及其它的食物,最后还有一大杯奶茶。

Root将食物一一摆好,自己坐在桌边将吸管插进奶茶杯,然后一边舔弄吸管,一边问:“现在,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

Shaw愤怒于她的公然勾引,且愤怒自己即将失控的事实。她冲过去,一把夺过奶茶,掀开盖子并扔掉吸管,然后将奶茶一饮而尽,回击道:“我现在就想喝这个!”

Root:“… …。”

Shaw觉得自己没有掉入三选择的陷阱,还觉得自己又稍稍回到上风:“怎么样?”

Root:“你可真乖,这么懂得配合我,我已经感动的快high了。”

Shaw立刻反应过来:“damn it!root!你居然往自己的饮料里下麻药!”

Root得逞的坏笑:“可我并没有让你喝啊,sweetheart,所以说你其实也想‘要’我的,对吧?”

Shaw:“damn it!我没有。”

Root把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用束线带绑好双手:“我会用你喜欢的方式,我们来玩个拷问play吧!”

Shaw的内心:… …我竟无言以对。不知道怎么反驳的Shaw干脆“哼”了一声。

Root不慌不忙的又从另一个纸袋里取出一个医疗箱,打开来向Shaw展示:“我知道你现在变得更强壮了,特地做了齐全的准备呢,这些特制的强效麻药能让你在保持意识清醒的同时不能动,足够你用几天的。”

Shaw看着一小箱装好麻药的针管,开始感到有点方。但她仍然不说话,实际上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对现在应该怎样与root相处还没有准备好。

Root又从纸袋里拿出一把安全剪刀,直接剪掉了Shaw的外衣,然后是裤子,然后一手拎起黑背心,剪刀伸进去剪掉内衣并取出来,Shaw就变成了只有内裤和黑背心还在身上的状态。

Root:“你觉得我现在该做什么?daring?来点儿水?还是见点儿血?”

Shaw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已经兴奋起来了,为了避免被root发现,她还是不说话。

Root:“不说话?哈?在扮演沉默的硬汉?嗯?那先来个水刑好了。”Root弄湿一条毛巾,拿在手里,然后盯着Shaw看,Shaw仍然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但root没有错过她放大的瞳孔,心道:“性奋。”找到想要的之后root立刻将毛巾盖到Shaw的脸上,然后将一小碗冰水浇下去。

Shaw显然是不能挣扎的,她被麻醉了。

Root看着表等了15秒才揭下来,看着依然似乎没有变化的Shaw:“喜欢吗?”

Shaw一言不发。

Root直接把手伸进Shaw的内裤,抽出来看了之后笑道:“看起来你相当喜欢这个呢!但我现在要开问话了。”

Root拉开自己的领口,拿下挂在脖子上的小刀,笨手笨脚的展开,指着Shaw问道:“今天早上就那样丢下我走了,嗯?一点也不感到愧疚吗?情书字条我倒挺喜欢的,还给我留了柄小刀?我当然希望那是定情信物的意思了,但不会其实你打算和我一刀两断吧?”

Shaw:“你真的想多了。”

Root转转眼珠:“想多了什么?愧疚、情书、还是定情信物?”放下小刀。

Shaw:“都是。”

Root笑道:“我可喜欢你这种说话方式了,honey。看来我还没能令你满意呢!”root看了看四周:“这家小旅馆都没有熨斗,真是太可惜了。就勉强先用这个吧。”掏出放在后腰的电击器,按了按,电击器闪耀着蓝色的花火。

Shaw的嘴角微翘,她觉得似乎重新找到了定位:“you know I kind of enjoy this sort thing,right?看在你这么努力取悦我的份上,就告诉你一点儿好了,我是个二轴,我不会感觉到愧疚。”

Root愣了愣,今天Shaw一直采取守势,没想到Shaw忽然转守为攻,她笑道:“I am so glad you said that,I do too。And…I will try to do that better。”之后直接把电击枪按在Shaw的左乳上①。

电击一直持续了几十秒,然后root停下来问道:“如何?”

Shaw:“我说过我是二轴,从不会感到内疚了。”

Root:“哦,得了吧!我们都知道你那个自我诊断出来的‘二轴’是怎么回事,我们之中我才是有正牌心理医生执照的人呢,(中)二轴少年Shaw。”

Shaw:“哼!”

Root盯着她看,并吞咽了一下:“看来我做的还不够好呢!”

Root站起来,解开自己的装饰腰带,抽出。这是一条黑色的细皮腰带,上面还镶着些闪闪亮的钉,root将它对折起来然后捏住两边一抻,“啪”的一声。

Shaw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兴奋之情都快溢出来了。

Root看到之后,伸手拍拍她的脸:“别激动,猜猜我要怎么用它?”

Shaw的目光落在root细长的脖子上。Root立刻心领神会:“来个窒息play?就向上次你对我那样?well,不错的提议,我们现在就试试。”

Root说完就走到Shaw的身前,直接坐在Shaw的大腿上,用皮带勒着Shaw的脖子,慢慢收紧:“情书被划的太彻底了呢!从背面也看不出划掉的是什么。那么被划掉的部分究竟是什么?嗯?有没有像‘你爱我’之类重要的话?”

Shaw立刻炸毛:“没有!我才没有写那个!绝对有没写过!”之后才反应过来,又补充道:“那不是什么情书,只是张字条!对,字条!”

Root笑的颇有深意:“你傲娇起来还是这么可爱!小家伙。乖乖告诉我你都写了什么?”手上用力。

Shaw喘息着道:“呵… …,不…可能,我绝不…会…告诉…你的,绝不!”②

Root看出她是认真的,放过了这个问题,也松开了皮带,道:“那么小刀呢?什么意思?告诉我那是件定情信物!”

Shaw的眼中透出赞同之色,嘴里却不肯承认:“就是个东西而已,没有什么寓意。”

Root观察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笑的快裂开了:“真是个不乖的孩子,一定要受到惩罚。大姐姐会教会你诚实才是美德!”

站起来,一鞭子抽过去。③

Shaw:“嗯… …。”愉悦的呻吟声。

Root足足抽了Shaw十分钟,很用力的, Shaw早已将战甲调开了。

Shaw的身上出现很多暗红色的伤痕,有些地方还有有点儿淤血。

Root累的发出细细地喘息,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还是不肯告诉我吗?”

Shaw看着她,忽然不忍心让她继续累,于是挑挑眉:“如果说了,会有奖励吗?”

Root相当惊喜:“当然!好孩子会得到最好的奖励哦!”吻下去。

Shaw乖乖的和她深吻后道:“是定情信物,我用微粒制作的,那刀无坚不摧,我还赋予了它微粒的某种性质,它可以破开我的战甲。”

Root感动:“所以你给了我伤害你的能力,Sweetie,我真是太感动了。”

Root艰难的把Shaw抱起来,放在床上,先补了一针强效麻药,然后竖起三根手指,舔了舔唇道:“你喜欢直接一点,对吧?”

(此。处。省。略。一。万。字。)              

注:

①战甲是可以绝缘的,但这时候Shaw并不会用它。

②Shaw说不出来的话,一定是很羞耻的,也许是直接表白类的。

③Shaw可以用战甲吸收这个的动能,但这时候Shaw也还是不会去用它。

未完待续。上次是Shaw,所以这次是root的回合,因为我是互攻党O(∩_∩)O~~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