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21

第二十一章  DNA(亲子鉴定)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63日11点05分—

Team the Samaritan

Samaritan主屏幕前

Shaw:“东京实验室已经全灭,所有实验活体及研究人员已经炸成灰烬,所有书面及电子研究资料已经完全销毁。”

Samaritan(Martina)的女声:“我知道你是最棒的,现在把桌上的药吃了,然后去sin的实验室,配合研究。”

Shaw拿起桌上的小药盒倒出两粒,吃掉:“配合什么研究?”

Samaritan:“战甲的人选一直没有进展,sin博士需要你的配合亲爱的,就请尽力配合他。”

Shaw翻了个白眼:“不准在乱叫那些东西,我现在就去。”

-----2016年A月B+63日 早11点2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in的实验室。

Shaw躺在床上,Sin,抽血,抽血,抽血。

Sin抽走了十试管血(Shaw三分之一的血)之后:“你回去要多休息,多充电,多补充能量。”

Shaw:“等等,这就完了?我就是来抽血的?”

Sin:“是,我需要你的血液样本进行相关研究。”

Shaw的胸前的一颗微粒迅速膨胀变作一支巨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别TMD说这种冠冕堂皇的套话,研究根本用不了这么多!”

Sin很惊慌:“咳咳,放、放开我,我们去别的地方说话!”

Shaw缩回微粒放开他,sin将她带到一间无菌实验室(也没摄像头和窃听器)。

Sin:“其实,我发现我一开始的看法是错的,战甲并不是一种生物,而是一种物品,也可以说是一件武器。”

Shaw冷冷的:“这和抽血有何关系?”

Sin:“不是生物,就是不能繁殖,也就是不可能量产,也就没有研究下去的价值,但我想研究下去。这需要巨大的资金,只有出成果,Samaritan才会继续投资我的研究。”

Shaw:“直说有什么关系!”

Sin摊手:“它只在你身上成功过!我用你以前的样本做实验,发现你的身体对它有异常强的兼容性!我想用你的血制成试剂,再让实验人员摄入,能让他们有限度的操纵战甲!”

Shaw怒视他:“那我岂不是要经常被抽血?”

Sin摆手:“不用不用,这些能用很久,而且我已经用彩霞做过实验,可以把它们分拆开使用。”

Shaw:“我不明白,说清楚!”

Sin:“我正试着用你能听懂的方式讲给你听;你明白战甲实际上是数兆亿颗比灰尘更小的纳米级微粒的集合体吧?”

Shaw:“我比你更明白那个,毕竟我才是实际的使用者,就别废话,快说!”

Sin:“精神能量足够强和细的人,注入足够的能量(电能热能之类的)可以使它进行形变和质变,在使用者本人接触且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几乎可以随意的改变材质和形状之类的,但是如果有一定的距离,比如你也无法控制10000米之外的微粒,也许你还能感知它,但你无法控制它发生变化,因为空间阻碍了能量的传递。并且如果这颗微粒离开你身边超过一定的时间,它就会固定于最后变成那种材质和造型的样子,无法再收回了,对吧?”

Shaw:“我不想听这些科学论述,你究竟想说什么!”

Sin:“我打算用你的血做调和剂,给那些试验品每人几粒微尘试试看,也许他们就能有限度的使用战甲了,而且那和量产化也差不多,Samaritan将会支持我的实验,批给我更多的资金。”

Shaw瞪着他:“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我的持续供血的基础上吧!”

Sin:“我试过了,极度稀释你的血液,加上一些其他的成分的稀释液就差不多可以了,你的血液虽然重要,但不用太多,要不是复制血液和克隆实验都失败了,我甚至不用申请这次抽血。”

Shaw:“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再申请下次抽血,否则后果自负。”

Sin:“这些能用很久很久,我保证。”

Shaw:“我走了,世界等着我去保护。”

Shaw转身就走,sin道:“等等!”

Shaw转过头,怒目:“还有什么事?”

Sin:“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Shaw:“我为什么要帮你?”

Sin:“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Shaw:“我并不想知道。”

Sin:“我先告诉你,你再决定值不值得帮我。”

Shaw:“说。”

Sin:“你每天吃的药物实际上是我所制造的记忆抑制剂,作用是压制你的真实记忆并使你顺服,你实际上并不需要服用。”

Shaw:“我早猜的差不多了,说吧,你究竟有什么事,求到我头上来。”

Sin:“我在寻找我失散多年的女儿的下落。”

Shaw:“为什么不问Samaritan?”

Sin:“因为我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她是Samaritan的敌人。”

Shaw愣了一下:“你是说…她?”

Sin正中点头:“没错,这里是我的血液样本,我想求你去取得她的,然后私下送去鉴定一下亲子关系。”sin递出一小玻璃管密封好的血液。

Shaw上下看了看他:“你是金发而她是棕发,你是绿眼睛而她是棕色瞳孔,所以别抱太大希望。”

Sin:“我明白的,谢谢你,另外她母亲是棕发棕瞳。”

Shaw将小玻璃管放在口袋里,走出去。

-----2016年A月B+63日11点20分—

Team the Samaritan

Samaritan主屏幕前

Samaritan:“你怎么样?亲爱的。”

Shaw:“被抽掉了三分之一血液,你说呢?还有再叫我那些,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Samaritan:“好吧,人家尽量不叫。我很抱歉让你被抽了那么多血,实在是实验需要。这两天没什么大的活动,你可以休息48小时,放个假,休息休息,去酒吧什么的玩儿去吧。只是带着手机,并且别忘记按时吃药。”

Shaw:“那我走了。”

Samaritan:“保持联系。”

-----2016年A月B+63日12点20分—

Shaw自自然然的走出德西玛总部,自然地进入了阴影地图,自然地丢掉手机。

黑旅馆。509房间

Shaw躺在柔软干净的白床单上,整理着思绪。

显然她与root之间的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Shaw从未尝试过得阶段,姑且称为正式恋人吧,显然这不是Shaw所擅长的,所以在醒来后不知如何应对这种变化的Shaw选择了战术性撤退,Shaw自己这样安慰自己。实际上Shaw明白,如果这场感情是场战争,她已经被打的丢盔卸甲,狼狈而逃,还刚刚亲手递了降书。

Shaw想到自己失忆后在这里被root轻易占去的便宜,不仅又羞又恨,怨恨自己居然这样轻易的将主动权(先手)拱手让人,以后她要怎么面对root?这真是一个大难题。

Shaw的思绪飘来飘去,脸红耳赤。却不知这房间已经被root安置了隐蔽摄像头。

12点40分,root推门而入。

Shaw看着她邪魅的笑容,内心:这下麻烦大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