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19

第十九章  创造力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本章 肉渣预警,锤攻预警,甜甜预警。

-----2016年A月B+63日 早3点03分--

Shaw站在下水道站之外,看着头上的微型隐蔽摄像头。

下水道新基地

TM响起警报,唤醒了熟睡中的Root、Finch和Reese,Lionel和bear不在。

Root:“怎么了?”

电脑屏幕亮起来,显示出Shaw正看着镜头,红框。

Root:“Shaw!”对TM:“Sameen可不是敌人,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了,亲爱的。”root边说边走向门口,Reese用右手拉住她:“冷静!root,Shaw已经9天没出现过了,上次还拒绝你的请求,她可能真的是作为敌人回来的。”然而TM已经乖顺的在屏幕上将Shaw变回红角黄框。

Root看着他摇摇头:“那是Shaw!”又看了一眼finch:“你可以带着Harry现在从后门走。”root挣脱他的手,冲过去开门。

Root打开门,一把将Shaw拉进来,牵着她的手臂走向自己的房间:“Sameen!你去哪儿了?我想你!… …”

Shaw任她牵着,一直盯着她看,然后一言不发的开始撕她的衣服(这时她们已经在root的房间中了)。

Root立刻反应过来,一脚带上门。

门外。被完全无视的老年人组。

Finch:“… …。”震惊和脸红和不知如何是好的复杂。

Reese:“… …,我想我们可能不用离开了,finch。”

-----2016年A月B+63日 早3点05分--

Shaw一把扯碎root身上的蓝色衬衫,然后是内衣、裤子。Root毫不犹豫的配合她,并对Shaw上下其手:“Miss me too?sweetheart?”Shaw直接褪去身上的战甲,猛地把root按倒在床上。Shaw抚摸着root,用力地。那不够,Shaw觉得她需要更多的接触,下意识的将战甲幻化做两只手,和自己的手一同使用,Shaw将战甲变得敏感以便自己更多的感知root。Root抱着她温柔的抚摸她,Shaw用身体摩擦着root,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Shaw直接用上三根手指。

Root:“哈啊~~~rude!Sameen~~~”

Shaw将头埋在root的颈侧,嗅着她的香气,一言不发,只是动作。

Root:“嗯~~~哈啊~~~啊~~~,Sameen~~~,please~~~”

Shaw不声不响,抚摸、舔吻、抽插。

Root:“I’m coming~~~!”

Shaw在root到来之后停止了动作,但仍深埋在她体内。

Root处于某种空白之中,之后root意识到一些事。Root曾扮演过某个心理医生,她对心理学颇有些涉猎。Shaw今天没有和她说话,一个字也没有。并且往日Shaw不论是有记忆或失忆后,在做这个时都会盯着自己看,就像猛兽盯着猎物,她很注重眼神交流。但今天没有,她一直没有看root的眼睛。久别重逢的狂喜和火热的爱欲激情退却后,root意识到Shaw的精神状态有问题,发生了什么?

Root:“Sameen?”

Shaw不出声。

Root轻轻地抚摸着Shaw的身体:“Sameen,如果你现在不想说话,就不要说好了,但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

Shaw的耳朵悄悄地动了动。

Root深情表白:“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是爱你的,一直如此,永远这样。”

Shaw小声说:“无论什么事?”

Root本没指望得到回应:“当然,无论什么!Sameen,你可以告诉我或不告诉我,无论怎样,我对你的爱都不会改变。”

Shaw:“即使我变成了一个怪物?”

Root摸了摸多出来的两只手:“如果你是担心这个,它们使我加倍的舒服呢!我很喜欢它们,Sam,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喜欢。”

Shaw脸红的从root体内抽出自己的手:“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 …,……你以前当过雇佣杀手?”

Root疑惑:“是。”

Shaw:“你……杀过小孩吗?”

Root立刻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没有,但是如果需要,我会做的,我以前觉得所有人都是bad code,小孩也一样,早晚变成bad code。”

Shaw:“……我杀了很多小孩。”

Root立刻抱紧她:“没事的,没事,那都过去了。”

Shaw闷声:“我不想那么做,但我不能拒绝。并且她是对的。”

Root:“她?”

Shaw:“Samaritan。”

Root皱皱眉头:“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Shaw描述了这件事。

Shaw:“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毫无底线的禽兽、恶魔,你还是会爱我吗?”

Root:“当然我会,Sameen。我对你的爱将一直持续下去,永不中断,永无止境。并且,Shaw,那不是你的错,你在尽力做好事情,如果他们的技术被量产化,用于战争,或者恐(囧)怖行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去。”

Shaw终于抬起头,她眼眶含泪:“我知道她是对的,我只是无法原谅我自己。”

Root立刻心痛的跟着掉泪:“Sameen,都过去了,你是为了所有人而做的。”

Shaw:“我们都不赞成这种做法不是吗?为了所有人,牺牲少数人,这是错的,少数无辜者不应被平白牺牲。”

Root:“那不是你的决定!就…试着忘记它,放过你自己,好吗?求你了!”

Shaw红眼眶,含泪:“… …。”

Root:“那是Samaritan的命令,你无法抗拒不是吗?”

Shaw想了想:“是。”

Root:“就当做是为了我,尝试着抗拒Samaritan的命令吧,求你了,Sam。”

Shaw呆呆的:“嗯。”

Root看着可爱的Shaw,破涕而笑。

----- ---------

十分钟后。

Root忍不住甜笑引诱:“I want you,lover。”

Shaw动了动意念,将战甲幻化成更多的形状:“about this way,I can give you more。”

----- ---------

已经回房间睡了又被吵醒的Finch和Reese。

Reese:“我想我们还是得离开,finch。”

Finch:“非常赞同,Reese先生。”

未完待续。

评论 ( 25 )
热度 ( 36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