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13

第十三章  beast Hunter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前方化用嗜血法医预警,没看过的不影响阅读。

-----2016年A月B+50日7点31分-----------

Team the Machine

Finch、root、Shaw。

Finch将一张照片贴在地铁站新刷好的白墙上,照片上是位警官,白人,黑发,长相中上,整洁,笑容灿烂阳光。

Finch:“我们又有新号码了,beast·Hunter。他是位警官,32岁,供职于纽约第七分局。据我调查他还算是一位比较正直的警官,我目前还没发现他会威胁到谁。但作为警察,很多罪犯可能报复他。”

Root:“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完美正直的人,即使是警察。”

Shaw:“阴影永远潜伏在光鲜的表象之下。”

Finch看着同声同气的一对儿,颇为无奈的说:“事实上,他不完美。他的脾气极为暴躁,他歧视罪犯和前科犯,极度歧视强奸犯和恋童癖者,他曾数次因殴打犯人和嫌疑人受到警告。他是单身,父母双亡,有个妹妹。他妹妹是个兽医,开一家宠物诊所兼宠物商店。”

Shaw:“哦也许他哪次收不住手就会把犯人殴打致死。”

Finch:“我家TM只能预知预谋犯罪,不能预知随机事件;所以要不就是他在策划杀别人,要不就是别人在准备杀他。”

Shaw:“你的TM还没从惊吓中恢复吗?不能告诉我们谁是嫌疑人?它的精神也太脆弱了。”

Finch:“事实上,我昨天下午和她达成新协议,除了有关Samaritan和这次战争之外的正常的无关号码,还是只给出号码,我们自己调查,然后自己决定要怎么做,以免我们在无形中受控于她。”finch边说边看了root一眼。

Root撇撇嘴,不置可否。

Shaw:“所以你要我去调查他?Reese和Lionel呢?”

Finch:“他们二人还沉浸在,三个静静的新生儿互相调换巨额财产继承惊天阴谋奇葩宗教古怪血腥仪式案中不可自拔,我一会儿还是主要得帮他们,你们今天基本上还得靠自己。”

Shaw(低声):“笨蛋一对。”

Finch装作没听见:“我给你们安排了新调入纽约第七分局警察的身份,你们现在就去吧;另外,Shaw女士请务必注意不要太过于炫耀能力,昨天我给你们买的房子,后来被Samaritan的人搜查了。”finch说完把两本证件放在桌上。

Root:“Shaw今天可以独自做这个,我留在地铁站给她做技术支援。”

Finch:“可是我已经发过文件表示你们两个作为拍档调入纽约第七分局了,你和Shaw一起去也可以给她做技术支援啊?”

Root(羞涩):“我今天不想出外勤。事实上如果可能,我连床都不想下,我今天腰痛,尾椎骨也痛。”

Shaw(脸红):“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我昨天试过了,这种事情(指救人)很容易。”

Root:“没错,Sweetie,你昨天的确‘试~’过了,觉得滋味如何?”

Shaw一把拿起桌上的证件:“我去了。”

Root(坏笑):“带好耳机甜心,我会随时‘帮~’你的。”Shaw快步走出去。

Finch(尴尬中带着忧虑):“Groves女士,让她一个人行动真的没问题吗?我是说…”

Root强压紧张:“你想她可能会回到Samaritan那边泄露我们的情报?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相信她,现在我要向她展示我的信任。”

Finch:“我很抱歉,我知道你才是最担心再次失去她的人,只是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以赢回她的信任,让她回到我们身边。”

-----2016年A月B+50日 8点00分-----------

Team the…Shaw

纽约第七分局

第七分局局长(女的):“你就是新来的Hilda·Shaw吗?你的搭档在哪里?”

Shaw若无其事的:“她今天痛经,在医院,实在没办法来。”

Root:“Sameen,你认真的?这就是你能帮我想到最好的理由?你真可爱,宝贝儿。”

第七分局局长:“… …既然如此,你今天就先跟着Hunter警官,熟悉熟悉状况,正好他的搭档今天升职到FBI去了。”

Shaw:“是的局长。”

beast·Hunter:“临时搭档?suck!就跟着我,记得别给我惹麻烦就行。”

Shaw面无表情:“我会解决你的麻烦。”

Beast:“我们走着看。”

-----2016年A月B+50日11点30分-----------

Team the Shoot

Shaw一边吃着刚送到的某人为她订的爱心牛排,一边和某人通话:“root,我今天跟着他忙了一上午,他捉了一个毒贩,殴打了两个待审的强奸犯,和同事吵架二次,受到上司警告一次,但我想他没什么杀人计划,你有别人预谋杀他的线索吗?”

Root坐在地下铁的电脑前:“耐心,Sweetie,我倒是调查到一些东西;beast·Hunter三岁时亲眼目睹父母被破门而入的抢匪杀害,他幸运的妹妹当时在邻居家玩,邻居报了警,劫匪没有来得及杀他警察就到了;后来他和妹妹分别被不同的人收养,她妹妹被邻居老奶奶收养,长大后继承了老奶奶家族的宠物生意,还学成了兽医。他被一个恋童癖的罪犯收养,他十四岁时,他养父被他揭发入狱,他自己养大自己,念了警察学校,找到妹妹,他还很精通法医技术。”

Shaw:“所以,他的3-14岁是可以想象的,难怪他极度歧视强奸犯和恋童癖者,憎恨罪犯,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谁要杀他?”

Root:“我不确定,他的养父明天就要出狱了,也许他养父怨恨他揭发他的事情,想杀他。”

Shaw:“这种人渣还能出来?好吧,我会看着悲惨的Hunter警官的。”

Root:“当然,你觉得今天这家的牛排怎样,是TM根据食客的综合评论推荐的哦!”

Shaw:“爽过做爱,但及不上和你的。”

Root:“你真懂的怎么使女孩开心呢,honey。”

Shaw脸红:“我只是陈述事实。”

Root脸红:“我真高兴你这么说,我也是哦。”

-----2016年A月B+50日 下午1点30分-----------

Team the Shoot

Shaw:“root,事情有点不太对,beast支开我独自行动了,我跟踪了一阵,发现他买了些不该买的东西。”

Root:“那是什么?毒品吗?”

Shaw:“大量塑料膜,胶带,黑色垃圾袋,医用一次性手套,他还去她妹妹的宠物诊所商店顺了几只兽用麻醉剂。”

Root:“嗯?”

Shaw:“他换上了一套轻便无声响的长袖上衣,运动裤,运动鞋,皮手套,滑雪面具,shit!这是杀人装!他现在是要去杀人了!”

Root:“跟着他。”

Shaw:“我一直开车跟在他的车后面,他进入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区,我如果太接近会被察觉,我要不要去强行捉住他?”

Root:“等一等,让我们看看他究竟准备做什么。”

Shaw:“他把一个男人麻醉了,用胶带捆绑起来塞进了后备箱,我要去救那个人吗?”

Root:“那人暂时没危险,继续跟着他,看看他会做什么?”

Finch乱入:“Groves女士,你怎么能这么做呢?那个被害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应该让Shaw女士立刻去把他救出来。”(finch今天也在地铁站)

Root:“别着急Harry,这是我刚刚调查到的资料,你看看。”

Finch看了一眼root的电脑,资料显示被beast绑架的男人是个有钱的恋童癖,曾7次被以虐杀儿童的罪名告上法庭,但都凭借金钱权势逃脱了惩罚。

Finch愣了一小会儿:“但我们应该找到证据,然后让法律来惩罚和制裁他。”

Root:“法律有过机会了,现在是beast警官的时间。”

Finch:“但是我们不能自己又扮演法官,又扮演警察,还扮演刽子手。”

Root:“我们没有,我只是看着事情自然发展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Shaw:“你们有完没完?他把那人带到郊区的一间仓库了,哦哦,这里已经布置过了,房间里全都贴好了厚塑料布,还存有大量的碱,这玩意儿可以用来让人完全消失;另外,墙壁上贴着七个小孩照片,四男三女。我想我们应该顺其自然呢。”

Finch:“他是凶手,正要杀人!Shaw女士,想想被害人的亲属。”

Root:“事实上,被害人除了两个养女之外没有别的亲属,如果他死了,我想他的两个养女会以为收到了上帝的礼物;我不建议你救这家伙,Sameen。”

Shaw:“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没打算救这个畜生。”

Shaw在窗外看着beast用塑料膜把男人绑好,摊开一套刀具。

Shaw:“要开始了。”

未完待续。

我还是乱七八糟的各种状况下艰难的更了::>_<::。

评论 ( 10 )
热度 ( 1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