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11

第十一章 MR and Mrs Shaw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49日 8点05分-----------

Team the Machine

由于陈静静和赵静静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所以最后决定由Reese看着她们,Lionel看着王静静,finch留在地铁为所有人做技术支援(对Shaw说的,实际上finch在下水道站)。

Finch:“Shaw女士,你的身份是Eartha·Shaw,来自华盛顿的外科医生,打算在纽约定居,我冒昧在号码所在的小区给你买了房产。”

Shaw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Root:“我呢?Harry?今天我又是谁?”

Finch:“Groves女士,你的身份是Jennifer·Shaw,Eartha·Shaw的妻子,律师,和Shaw一起来自华盛顿,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回到你们的房间,否则可能赶不上她们逐个邀请参加烧烤派对。”

Root:“我喜欢你给我的名字,Harry。”对Shaw:“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如果错过烧烤,我的小馋猫说不定会生吞活剥了我,是吗?”

Shaw:“damn it!root,我发誓你如果再敢在外面叫我这个,我立刻就教训你。” 她打开新居的门,观察着。

Root:“哦,收到,绝不再在‘外~面~’叫你这个,Sweetie。”

Shaw瞪了她一眼:“所以怎样?我们就在屋里干等着?”

Finch(尴尬):“恩,派对的组织者正逐门逐户的进行邀请,大概还有一会儿。我现在就为你们普及一下背景资料,关于Madeleine Enright,我认为威胁可能来自医患纠纷,她在去年3月的一例心脏手术中手术失败,病人死在手术台上,病人家属曾多次表示要杀了她;另外她妻子曾于3个月前试图领养一个孤儿,后来不明原因放弃,我认为这可能是她们婚姻失败的主要问题。而Amy Enright主动提出的离婚,Madeleine Enright立刻同意并净身出户,除了房子,她现在只有工作了,而且她最近工作很不顺心,她的前妻又似乎经常以要赡养费的理由去烦她,所以,我认为她也有可能打算杀死她的前妻。”

Finch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通,Shaw已经观察好了房间的酒柜和大冰箱,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茶几上的干果,一边漫不经心的躲闪这root的纠缠。

Shaw:“所以?”root趁机一把抱住,双手放在胸口。

Finch:“因为我接下来要全力帮助Reese先生和Fusco警探,接下来就全靠你们自己了。”

Shaw扯掉那双手:“好。”关掉耳机,一把将root按在沙发上:“我要教训你!”

Root赤裸裸的勾引道:“无论你想怎样教训我都可以哦,daring。”

Shaw盯着她,像猛兽盯着食物,正准备…

“叮铃”门铃声。

Shaw:“暂时放过你。”root很失望:“哦no~~~!”

打开门就见到物业大叔Neo笑的一脸灿烂:“你好,你们就是新搬来的Shaw女士和Shaw夫人吧?我是这里的物业主管Neo,受小区居民委员会的委托主持这次烧烤派对,派对将于上午9点30分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30分,请问你们愿意参加吗?”

Shaw点点头,礼貌式的笑笑:“OK,我们会去的。”

Neo:“很荣幸能邀请到你们,Shaw医生,Shaw夫人,一会儿见。”

关好门。

Root:“一个小时足够了。”

Shaw:“完全不够。”

-----2016年A月B+49日 9点35分-----------

Enright家所在的小区庭院(很大,还有游泳池)。

Neo:“Shaw女士,这位是Madeleine Enright,和你一样是外科医生,Enright女士,这是Eartha·Shaw,来自华盛顿的外科医生,今天才刚刚入住。”

Madeleine Enright:“你好,Shaw女士。”

Shaw:“你好,Enright女士,这是我妻子Jennifer。”

Root:“我好喜欢你这样向别人介绍我呢,Shaw。”对着Enright:“你好,我是Jennifer。”

Madeleine的表情有些暗淡:“你好,你们看起来…很恩爱。”

Root得意的炫耀式的语气:“当然,Shaw很爱我,虽然她从不说,但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Shaw:“你们聊,我去烤东西。”

Root趁机摸了摸她的头并揉揉她的头发:“去吧,顺便给我带点儿烤苹果片。”(派对不止准备了肉类和海鲜,还贴心的为素食者们准备了蔬菜和水果。)

Shaw翻了个白眼忍下这次摸头,在心里默默记下有空要再教训这女人,就直奔烧烤台去了。

Root用了十五分钟和所有人打成一片,并迅速成为了Enright医生的闺蜜好友。

Root:“所以你前妻,也会来?那好像有那么点尴尬啊!”

Madeleine:“是,我最近很烦恼,因为…很多事情。”

Root:“说来听听,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说不定我能帮你想出办法来呢?”

Madeleine犹豫了一会:“好吧,但你发誓绝不告诉别人。”

Root:“我发誓。”

Madeleine:“我去年有一例失败的心脏手术,患者家属威胁如果不给个说法,就要杀了我,甚至说要杀我全家之类的,我很无力,我没办法。”

Root:“你出医疗事故了?要不向家属好好的道个歉再赔点钱试试?”

Madeleine:“不是我出的,是院长的外甥,当时是我的副手和实习生,事后院长动了手脚做出没有事故的样子,我又不能说,病人家属以为是我做的,哎……。如果是钱能解决的,我就自己出钱解决了,但家属非要我承认是医疗事故,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

Root:“哦!是这样,我恰好在纽约认识某个非常有权势的朋友,我可以给你她的电话,她应该能向院长施压,让院长自己解决这件事,但她是个掮客,你懂的,她要钱。你需要她的号码吗?”

Madeleine:“当然,太感谢了。”之后root给了她Zoe Morgan的号码。

Madeleine立刻打过去,root也转过头趁机联系Shaw。

Root侧过头:“嘿,Sweetie,我想我已经搞定了一个威胁,你能告诉我你对面在吃蛋糕的Amy Enright和你说过话吗?”

Shaw吐槽道:“我没和她说过。这个长得像兔子似得白毛女人像只真正的食草动物一样一直一直在吃我对面吧台提供的酥皮小点心,她看起来挺老实的,我想她不是行凶者。”

Root皱皱眉:“看来你还挺关注她的呢?你喜欢她吗?Shaw?纯洁无辜小白兔似得女人?那是你的菜吗?”

Shaw:“只是顺便看着,这不是任务吗,虽然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但我一向要求自己做到最好。”

Root:“so,她是不是你的菜?”

Shaw:“好吧,她不是我的菜,我不喜欢傻白甜粉衬衫天真纯少女,OK?就让我继续吃我的烤龙虾,好吗?”

Root:“那你喜欢什么类型?告诉我快告诉我!否则我就一直问。”

Shaw:“OKOK,我喜欢全身是水黑背心绑在椅子上见点血的那种,我还喜欢你这种,满意了?”

Root:“非常满意,daring,享受你的烧烤大餐吧,我会解决其它问题的。”

Root转回头,Enright也刚好挂断电话,两人又聊了起来。

Root:“所以,你很烦恼你前妻总是来要赡养费?”

Madeleine:“不不,事实上,我很高兴能再见到她,哪怕她怨恨我,并无故提出离婚,常常以要赡养费为名来闹,我仍然爱她,我想永远保护她,但之前病人家属威胁我,我怕我会再次给她带来危险。我曾因为我的工作连累她陷入过危险,我不想她再有机会受到来自我的伤害,绝不。而最近几天她都不来找我了,我想她。”

Root看着她道:“我相信你,所以你是想和她破镜重圆?”

Madeleine:“我不敢奢求这个,我想我伤害她太深,我只想求得她的原谅。”

Root:“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 ---------

Root:“嗨,daring,有没有和小白兔说上话呢?”

Shaw正和Amy一起搭伙吃烧烤,一个专吃菜,另一个…吃肉。

Shaw:“当然,我专业起来就没有不成的,有什么事儿,问吧?”

Root:“看来Enright医生完全没有谋杀前妻的意图呢,要不你问问她觉得自己有什么麻烦?”

Shaw:“OK,看我的。”

十分钟后。

Shaw:“所以你前妻,也在?那好像有那么点尴尬啊!”

Amy:“嗯,也许她会这么觉得,但我在这儿可以远远的看看她。”

Shaw:“你仍然爱她?为什么不去告诉她?”

Amy:“我曾假装去她那儿要抚养费试探她,出现在她面前一次又一次,每次她都在尽快结束对话,让我走。现在我有危险,不想连累她。而且她不再爱我了,我也不想再去勉强她了。”

Shaw:“危险?说说看,也许我能帮你。”

Amy:“你不能。”

Shaw:“try me。”

Amy:“好吧,我曾于3个月前试图领养一个孤儿,后来我发现那是个高官的私生女。那个高官非常有权势,我猜我的死期不远了,所以我和Maddy说离婚,但我没想到她立刻就答应了,即使离婚我要分走全部财产,她也轻易的答应了,她宁愿什么都不要,也要离开我。她已经完全不爱我了。”

Shaw:“这个问题会解决的,我们去见见你前妻,你告诉她你还爱他。”

Amy:“不,我不能,我三天前听说另一对试图领养那个女孩的夫妇被人枪杀在家中了,懂吗?一切都是我起得头,我不能连累她。”

Shaw的耳机和手机一直开着,root一直在听她们说话。

Root:“你们不用过来,我们过去。”

----- ---------

Shaw对Amy:“这是我妻子Jennifer”

Root:“嗨,Amy。”

Amy:“你好。”

Madeleine:“你…还好吗?”

Amy:“嗯。”

Root:“那么我们今天就客串下婚姻调解师好了。”

Shaw:“Madeleine,Amy说她仍然爱你,只是因为高官私生女之类的问题不想牵连你才提出离婚,那么你呢?”

Madeleine大喜过望:“我也是,我前阵子受到医患纠纷的威胁,我不想连累你才答应离婚的,你能原谅我吗?”

Amy:“你还爱我吗?”

Madeleine:“当然,你是我唯一爱过的人。”

两人相拥而泣。

Root拿起旁边托盘里烤好的,外焦里嫩的烤苹果片,对Shaw笑道:“我知道你会记得我要什么,我的小心肝。”

Shaw大大的翻个白眼:“我烤给Amy的。”

和Madeleine亲热中的Amy:“咦,你不是说要留给你老婆的吗?”

Shaw持续白眼中,内心:为什么要拆穿我啊!魂淡!就不能让人好好地傲个娇吗!!!

未完待续。

今天要感谢@咕骨咕骨的提议,总算推动我在卡文中艰难的前进了两步。

昨天上午完全没头绪,好在夜里永远是灵感爆发的时间段o(≧v≦)o~~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