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9

第九章 新的故事(载入中…)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2016年A月B+48日7点08分-----------

Team the Machine

废弃地铁站

Shaw:“松露鹌鹑蛋不错,John,牛排也是。”

Reese:“现在你确认我们是战友了吗?Shaw,我们知道你爱吃什么。”

Shaw:“昨天我已经明白了,但是…”

Root:“但是?”

Shaw:“我失去了我的记忆,所有的。”

Reese:“但你仍然是你,我们中的一员。”

Root有些低落;“你没弄明白Sameen的意思,John。”

Finch的影像出现在右边的屏幕上,他说:“没错,Reese先生,我想Shaw女士的意思是,她没有过去的记忆,视频记录也没能唤醒她,她已经是个新人了。”

Reese:“可她确实就是Shaw?我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Shaw盯了finch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头:“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体是Sameen Shaw,但我是the one,以前的记忆可能永远也不会恢复,想要我加入你们,至少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Reese疑惑脸:“?”

Finch:“我认为代表一个人真正是谁的,是她的思想和记忆,或称为意志和灵魂,显然Shaw女士认为她作为一个记忆全无,且不确定能否恢复的人,应该被当做另一个人。”

Root黯然:“Shaw的意思是说,她认为过去的记忆不会再回来了,我们需要重新招募她。”

Root拉着Shaw的手:“相信我,我会想办法帮你恢复记忆的,Shaw,你、是、我们,即使…即使你的记忆真的不能恢复了,我们也能创造新的记忆,你永远都是我们中的一员,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Shaw看着她,没说话。

-----2016年A月B+48日 7点42分-----------

Team the Machine

废弃地铁站

Reese已经离开了,去救号码。

Finch自行过来看Shaw,Shaw在里面和bear玩,root快步走到出口拦住finch。

Root:“你怎么能来了?这儿对你来说太危险了!快回去。”

Finch:“危险对每个人都一样,你们可以来,我也可以。”

Root:“No!Harold!你的重要性和我们不同!你快回去!”

Finch:“我已经来了,不会就这样回去的,我要和Shaw女士聊一聊,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Root和finch在入口处小声的交谈,距离Shaw和bear有20米以上,通常来说,他们认为Shaw听不见他们的交谈,但Shaw可以,因为入口处有几颗S微粒,Shaw可以通过它们感知到大多数人能看、听、触到的事物。

所以当finch终于说服root走进来时,Shaw已经翘好二郎腿坐在长椅上等着,Finch走过去。

Shaw:“finch·Harold。”

Finch:“Shaw女士,这是求和与道歉的礼物,请务必收下。”finch递出一个纸袋。

Shaw看了他一会儿,看的他全身微微颤抖,然后伸手接过:“这是什么好吃的?”短短的时间,Shaw已经习惯了被送吃的(投喂)。

Finch:“Beatrice·Lillie,熏牛肉,超量黄辣芥末,没蛋黄酱,你的最爱。”

Shaw打开纸袋像小动物般的嗅了嗅,然后尝了一口,之后边吃边说:“味道的确不错,但我到现在为止已经听说三次我的最爱了,牛排,松露鹌鹑蛋还有这个,谁说的是真话?哈?。”

Finch努力克制住颤抖:“都是真话,你爱美食。”

Shaw:“这个椅子挺长的,为什么不坐下来说话呢?你知道我不会咬你,对吧?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好吃。”

Finch坐在距离Shaw最远的一端:“是,我知道你不会咬我的。”root立刻坐在了两人之间。

Shaw的目光在root和finch之间转了转:“所以你为了什么事道歉?finch。为我被俘后你没有尽力找我吗?”

Finch:“是的,Shaw女士,我很抱歉,我当时最先放弃,我以为你死了,但是Groves女士和Reese先生一直都认为你活着,Fusco警探常常问起你,Groves女士更是从未停止过寻找你,Samaritan把你藏起来了,我们找不到你,如果有一天,你想起过去,想起你在Samaritan的痛苦遭遇,你需要责怪某些人,怨恨某些人,我只想请你记得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不要怪罪他们,他们都尽力了,且无能为力,而我,我不是。”

Shaw看了他一会儿,伸出手(root万分紧张的看着)拍了拍finch的肩膀:“没事,我不是她,但我会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所以现在你可以说正事了,你还有话要说,我看得出来。”

Finch停止了颤抖,深呼吸了几次:“Shaw女士,你曾是我们中最好的战士,现在我们真的需要你,请你再回到我们中来吧。”

Shaw:“我会考虑的,你走吧,你在这儿,root一直挺紧张的,是吧?Groves女士?”

Finch心想气氛有点不妙啊,忙说:“… … …好,那我明天再来看你。”立刻用完全不符合他瘸腿的速度离开了地铁站。

Shaw开始沉默,她看起来在思考,root不敢打断她。

-----2016年A月B+48日 10点42分-----------

气氛僵持了很久。

Root终于忍不住了:“Shaw,你…生气了?””

Shaw包含杀气的眯了眯眼睛:“没有,我像我们需要沟通一下,交换一下信息。”

Root无比暧昧的笑道:“你说我们需要‘沟~通~’一下?交换一下‘信~息~’?”

Shaw:“damn it!root,我是要和你交换信息,不是交换体液,你能不能他喵的给我正经一点?”

Root的声音软的像某种诱惑:“我很正经啊,你想怎么交换?我都可以的。”

Shaw尽力克制自己打她一拳的冲动和其它的未知冲动:“我问你一个问题,之后你问我一个,可以不回答,但不能说谎,如果不回答,就要喝一杯酒,如何?”Shaw拿过Reese带来的两瓶高度数酒和两个杯子,打开一瓶。

Root持续暧昧:“当然可以,但我想先告诉你宝贝儿,如果你想对我做什么,你根本不需要灌醉我,真的,而且… 我可是游戏高手哦。”

Shaw在两个杯子里倒好酒:“你的真名?”与此同时战甲上无声无息的落下十几颗S微粒混入空中的微尘当中,一些落在root的胸口,另一些落在她的手腕脉搏处的皮肤上,Shaw以此监听root的心跳、脉搏和体温,以观察她是否说谎。

Root:“Samantha Groves,but you can just call me root,这是我给自己的名字,我更喜欢被人这样称呼。So… …,Samaritan的总部在哪?”

Shaw:“不知道,我只是个执行人,不是管理者。你和Harold finch是什么关系?”

Root:“哦,我的小心肝吃醋了!Harold对我来说是个值得尊敬的前辈,能力卓越的同行,至交好友,但仅此而已,我们绝对没有更近的私人关系,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小乖乖。德西玛的总部在哪?”

Shaw:“纽约①。对于Samaritan,你们有什么计划?”

Root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猜你开始认真了,糟糕,我还没做好准备。”

Shaw紧盯着她。

Root:“我们还没有计划,走一步看一步。我真不想问这个,Shaw ,但我确实需要知道…”

Shaw接过去,语气笃定:“你想知道他们怎么改造的我。”

Root:“没错,sweetie,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如果可以… 请告诉我。”

Shaw:“有六颗陨石,能成为某种武器,把陨石的一部分植入大脑,如果没有精神崩溃或肉体死亡,就变成我。”

Root:“你是唯一成功的… … (试验品) … …吗?”

Shaw:“现在是我的回合,你应当遵守游戏规则。你们还有我现在不知道的其他成员吗?”

Root:“sorry,有。那么你是唯一成功的…吗?”

Shaw:“是,告诉我所有的名字。”

Root:“sorry,我不能说这个,我想游戏结束了,是吗?”

Shaw:“是。我觉得你们没有未来,输定了,现在我要去看看门口那个胖子带了什么好吃的来。”

Root跟上去:“Shaw,相信我,我们会有未来,因为,我们有你。”

Shaw:“你们还没有我呢,就算有,也是输多赢少。”

 

卡文卡的我好难过::>_<::。

未完待续。

注:

①我真没注意德西玛的总部在哪儿,所以胡扯在纽约。

评论 ( 24 )
热度 ( 28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