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平行并存7

第七章 聊天和检查

预警:

*主肖根,带全员,正剧向,OOC,请注意。

*第五季能吐的便当都吐了,近乎全员吐便当,请注意。

*洗脑、失忆梗预警,新角色预警。

*无论如何都要把便当瞎掰回来,HE预订。

*本章有肉渣预警。

*根攻预警。

-----2016年A月B+47日 10点40分59秒-----------

Reese犹豫的站住了。

Root:“哈~~啊~~~,我真心喜欢你对我做这个,sweetie,但我想我们应该换个私密点的地方,IF you came with me,I’ll give whatever you want。”

Shaw心中:这女人在发什么神经?

-----2016年A月B+47日 10点41分-----------

Samaritan主屏幕

/生擒后结果策略模拟评估中

/69%敌方人员自裁 

/92%敌方人员试图杀死Samaritan

/92%敌方人员试图杀死Samaritan任何执行人

/99.9%审问敌方人员情报失败 敌方人员死亡

/分析敌方执行人微表情

屏幕上出现root的脸,root:“IF you camewith me,I’ll givewhatever you want。”

/微表情分析中

/TRUE

----- ---------

耳机传来机械式的声音:“和 他们 走 ”

“尽量 套取 一切 情报 ”

“可以 有限度 泄露 我方 D级 以下 情报 ”

“一周 之内 回归”

Shaw露出一个神秘式笑容:“你说,如果我和你走,你就会给我任何我想要的?”

Root(欣喜若狂):“绝对的,honey,came with us!”

Shaw:“OK,我和你们走。”Shaw放开她的脖子,root反手拉着Shaw的手,上了Reese的车。

Reese开车,并用一种John·福尔摩斯·Reese的眼神透过后视镜看Shaw。

Root则肆无忌惮、全神贯注的盯着Shaw的脸看。

车在路上疾驰,root忽然歪歪头,道:“sweetie,这个发卡真的有损你的美貌,把它丢掉好不好?”

Shaw:“… ”自己伸手取下来,开车窗,扔出去。

Root笑眯眯的:“oh,darling,you are so sweet!所以就把手机也丢下去吧。”

Shaw无奈的翻个白眼,把手机也丢了下去。

Root:“OK,John,先载我们去黑旅馆呆一会儿,我想我需要先给宝贝儿做个全面检查。”

黑旅馆门口(黑旅馆毫无疑问在阴影地图当中),root露出暧昧的表情:“John,你可以走了,我要和Sweetie单独呆一会儿,给我们送全套的衣服来,你懂的。”

Reese点点头:“root,just be careful。”

-----2016年A月B+47日 11点01分-----------

黑旅馆。509房间

Shaw:“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想和你一起回家(你方基地)。”

Root盯着她看:“那不着急,Sameen,你知道我们终究要回去的,但在那之前,我们得先聊聊。”

Shaw坐在床上,颇为不耐:“好吧,你要聊些什么?”

Root暧昧笑:“我想我要先让你明白,你是我的人,Sameen Shaw,我会证明它。”

Shaw:“I、AM、THE、ONE。”

Root皱眉,认真的说:“你是Sameen Shaw,我的战友,我的搭档,我的甜心蜜糖亲爱的,我的小暴脾气,我的…爱人。”

Shaw:“你追人的方式可有点逊,女人。”

Root脱掉外衣,特意挺了挺胸,道:“你还没见过呢。”

Shaw毫无所动。

Root有点儿沮丧:“听着,你是我们的人,你为了保护我们被俘了,他们可能对你做了什么,失忆啊,洗脑啊,控制啊之类的,让你认为你是他们的人,但你不是。”

Shaw:“证明。”

Root:“你有记忆吗?你不记得我们,一定是失忆了,然后他们告诉你‘你是他们的人’对不对?”

Shaw:“我没失忆,我从小到大一直是德西玛的人。”

Root:“那不可能,Shaw,你记得你的父母吗?”

Shaw:“我是孤儿,从小被德西玛收养。”

Root:“聪明,这样就省掉父母的资料,你什么时候开始做任务?恩?那之前你的记忆里有什么?我猜一无所有,是吗?”

Shaw:“我14开始出任务,之前一直在德西玛的训练营接受训练。”

Root:“说说你记忆里在训练营中的事,他们不可能把一个人的记忆设定完全,那是海一般的巨量资料。”

Shaw:“所以我没失忆,也没被洗脑,我记得一次我的被俘训练,harsh长官教我如何将注意力转移,转移到安全之地;另一次化学课,老师教我们如何制作简易炸药;还有一次,医学课,外科我满分。”

Root:“harsh,聪明,三分真七分假,和真的几乎一样,然后呢?”

Shaw:“什么然后?”

Root:“再说一件你有印象的事。”

Shaw:“没有了。”

Root:“只有三件?!真是简单粗暴,你有没有想过从你记事儿起一直到14岁出任务为止,怎么可能你就记得三件事?”

Shaw:“不重要的事情,我忘了。”

Root想了想,坏笑:“你是从什么时候起不再尿床的?恩?”

Shaw:“我、从未、尿过、床。”

Root:“那是不可能的,每个人小时候都尿过床,你不记得了,是吧?”

Shaw:“那可能是我当时太小,我不记得了。”

Root邪魅笑:“那么你多少岁来的初潮?你当时不可能‘太小’了吧?”

Shaw愣了愣:“我忘记了。”

Root:“看吧,他们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编制你所有的记忆,当你认真去想,你会发现你的记忆漏洞百出,The true is true,即使谎言编的再好,也扭曲不了真正的事实。”

Shaw·the one一点儿也不相信root,当一个人不想相信某事时,就算有再多的证据也不能改变她的看法,但Shaw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僵持,她要尽快展开调查,所以她选择了默认。

Shaw:“所以我是Sameen Shaw,你的… …队友?”

Root欣喜:“恋人,实际上。”

Shaw以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看她的胸部:“恋人,不可能,你顶多就是个队友,想趁我失忆占便宜。”

Root委屈:“为什么不可能?我真的是!我、真的、是!”

Shaw:“好了,随便,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Root舔舔嘴唇:“恩,回去之前,我想我们需要先全面检查一下。”

当当当,敲门声,“客房服务”Reese的声音。

Root打开门,接过Reese递来的全套新衣服,道:“OK,你可以先回去了,我们一会儿就到。”

Reese叮嘱道:“root,你明白她有些不同了,你要小心些。”

Root点头,Reese走了。

Root关好门转身把衣服放在床头柜上,对Shaw道:“脱衣服,全部。”

Shaw:“… …why?”

Root:“我说过,我们需要先全、面、检、查。”

Shaw·the one心里暗道:这是为了任务,而且有战甲在,也不算赤裸。

之后Shaw立刻脱掉了所有衣服,面无表情的看着root。

Root立刻咽了咽口水,然后冲上去‘检查(上下其手)’。

Root:“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棒,sweetie,我爱死它了。你身上并没有新伤,旧伤也没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可能他们确实没植入过定位芯片。”(战甲像一层完全透明的薄膜,紧贴皮肤,看不出来。)

Shaw一直忍耐,但是当root把手伸向她的下体时,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她抓住root的手:“这个,可有点儿过分了啊!”

Root笑的颇具暗示性:“你懂得sweetie,我真的…真的…需要检查一下。”

Shaw躺在床上,转过头闭上眼,脸全红了,心说:我忍,这次任务可亏大了。(Samaritan和sin没有给她这方面的设定,她还是白纸,the one懂,但没有过。而且,Shaw还需要主动调整开战甲,给root让道,羞耻心已经足够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

Root:“嗯~~~~

Shaw:“… …”

Root:“哈~~~~啊~~~~”

Shaw:“… …”

Root:“嗯啊~~~~啊~~~~”

Shaw愤怒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翻身骑在root身上:“你有完没完?我在下面都没叫,你他喵的叫什么?半个小时了你不累啊!”

Root坏笑:“我愉快啊,sweetie,and…about tired,I can do this all day…,with you…,my darling,I will never feel tired。”root深情的目光落在Shaw的脸上,十分真诚。

Shaw·the one立刻相信了这话,并不想在这儿浪费一整天,并且还想尽力套取情报。

Shaw试着撒娇:“please,放过我,我很累,不行了。”

Root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萌化了:“cute,那你休息一会,睡一觉,醒来我就带你回去。”

Shaw侧过身,闭上眼睡了,她在为接下来的任务保持体力。

Root打了个电话,订了牛排、酒和食物,还把Shaw原来的衣服全扔了。

-----2016年A月B+47日 下午3点05分-----------

Shaw醒了,root走过来,“你醒了,honey,正是时候,来穿上我给你买的新衣服,然后吃个饭。”

Shaw穿好全套新衣服,莫名想到尺寸还挺合适的,道:“我们现在回去吗。”

Root:“别急,dear,让我先喂饱你,吃完饭我们就回去,毕竟你今天先喂饱我了,不是吗?。”

Shaw对这种热烈的调戏感到十分无力,她坐到桌子旁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准备了什么?”

Root撇撇嘴:“牛排,你的最爱,。”拿过酒杯倒了两杯酒,“哦,也许你忘了,但你会喜欢的。”

二十分钟后,用餐结束。

Shaw·the one试图拉近关系,她认真的说:“牛排很棒,我很喜欢,但有一件事,你错了,现在你才是我的最爱。”

Root(多重含义的笑容):“你真懂怎么讨女孩欢心呢,sweetie,我们现在就回家。”

Shaw站起来:“好。”然后晃了晃:“你在食物里下药!”

Root笑起来:“是在酒里,sweetheart,M-99兽用麻醉剂,十倍计量,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了。”

未完待续。

英文渣试图把对话变成英文失败,如果英文的方面有问题,告诉我,我会改,另外肉渣写的我要死了啊啊啊!!!好难!!!

评论 ( 11 )
热度 ( 26 )

© 无信不立 | Powered by LOFTER